1. <form id='3AJrma'></form>
        <bdo id='3AJrma'><sup id='3AJrma'><div id='3AJrma'><bdo id='3AJrma'></bdo></div></sup></bdo>



          • 文艺小说网(www.bbcmaths.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44、地图和镜子

                灵米倒没什么,可想起姚环的死,裴举脸色更加难看了:

                “这三把符兵都是本门高手的东西,这个情我毒龙寨记下了。(看啦又看小說)”

                姜奇胜显然有些心急,忍不住又插话道:

                “我看那人最想去的还是九幻地丘吧?却不知尤掌柜能否透露一二?以便我们查找凶手,掌柜的还没回答,凭着两张地图,真就可以找到雪市和九幻地丘吗?”

                尤掌柜似是有些哭笑不得,犹豫半晌才叹了口气说道:

                “按理说本阁是不会轻易透露这样的绝密消息的…不过看在本阁与毒龙寨关系匪浅的缘故上,此事还望二位不要外传为好…”

                裴举本来是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没指望尤掌柜能认真回答,此时一听对方的话头,立刻双目电闪,不自觉的打起了精神。

                他和父亲慕容培对这两处地方的兴趣,远比其他人还要浓厚。

                二十多年前正是在探寻九幻地丘的途中意外得到了鬼龙夺,可惜不但最终也没能进入那个神秘所在,还让自己身负内伤,连子嗣也无法延续,真是对那个地方又爱又恨!

                雪市也同样这些年一直在试图弄清那里的详情,却不得其门而入。

                “这两处地方的神奇之处就不再叙述,相信两位也有所耳闻。一个在千里之外的仓君山,一个三万里外的地平山…地图确实是真的,每张地图就只能用一次而已,过后就消失不见了…可惜就算大宗师凭借着地图,也不能保证到了那里不会无功而返。”

                裴举有些失望的点点头:“听说很多探寻过两处地方的人,都只是在外围打转,真正的内部根本就进不去…这是为何?!”

                尤掌柜惊讶的看着裴举,姜奇胜在旁补充说道:

                “不瞒尤掌柜,我舅舅年轻时就已经到过一次地平山,不但没进去九幻地丘,还因此受了伤,就连在下于十年前也有幸去过一趟雪市,却也连门都没找到。”

                姜奇胜这话说得半真半假,十年前那次他确实没有找到雪市,但却遇到了一位仙师,让他大开了眼界,这件事就连裴举都不知道。

                尤掌柜面露惋惜的摇摇头:“其实贤舅甥这种类似情形属于正常,两位知道具体原因为何吗?”

                “还望尤掌柜指点迷津!”

                尤掌柜眯起了眼睛:“雪市不太清楚,传闻九幻地丘有条通路,通往另一个世界,具体是不是山门本阁也不晓得,但是听闻必须拿一面镶满五行灵石的镜子,到了九幻地丘入口附近一照,才能顺利进入!”

                裴举和姜奇胜心中同时掀起了滔天波澜,镜子?!

                他们两人都能从彼此的呼吸上,感觉到内心的激动。

                因为尤掌柜的描述是对的!他两人都亲眼看到过别人这样做过。

                “镜子?但不知…具体是什么镜子?”

                裴举的声音都微微发颤了,似乎解开真相就在眼前了…

                遗憾的是,尤掌柜苦笑摇摇头,再也说不出所以然了。

                “这镜子据说是仙家宝物,等闲人哪里知道?可见那个人此去,有九成机会一样要无功而返,甚至搞不好还会丢掉性命的。”…

                裴举和姜奇胜有些沮丧的出了玄元阁,两人一边走一边议论着。

                “舅舅,您说会不会是天洪山附近的妖物作祟?害死了姚长老?”

                施了土遁术的石虎一直在地下听了大半天,心道这姜奇胜果然知道姚环的存在,看情形是跟他舅舅狼狈为奸了。

                只听裴举声调阴沉的说道:

                “林国师说天洪山最近妖物退避,不可能再有什么怪物敢光天化日之下进城招摇了,连那个穆天君都失去了踪迹…那个面具人不大可能是他…弄不好是南边来的人,盯上了夏墓的事也说不定。”

                “夏墓?…是啊,还有三年就到了九狸山夏墓开启之时了,这么说是北原国来的高手?”

                裴举冷笑一声:“除了他们还有谁能这么神通广大,察觉到姚长老的秘密?又怎么可能杀的了姚长老?…”

                “北原国贪心不足,一直对我大洪国虎视眈眈,要不是顾忌各国风评,再加上火方国与我们盟约坚定,怕是早就一口吞了我国…明的来不行,就总来阴的,江湖上总有他们的势力影子…”

                “是啊,所以我毒龙寨也要跟朝廷共进退…”

                嗯?听两人的对话,似乎这裴举对姜奇胜也有所隐瞒啊,半真半假的根本没实话…难道姜奇胜不知道他舅舅是北原皇子后裔?

                这一对舅甥也让他看不懂了…

                …

                石虎“噗”的一口把嘴里的饭吐出来。

                “我说胡…老爷?这真的是灵米?怎么像嚼蜡烛?”

                “知足吧,我早跟你说过,灵米就这味!灵饼你还要不?”

                “都给你吃吧。”把饭和饼都给了胡山。

                后者苦着脸也不好说啥,他也觉着不好吃,可又不敢不吃。

                如今石虎基本上三天不吃饭也不觉得饿,十天八天禁食也能顶的下来,这灵米灵面他本来是抱着很大期待的,没想到就这个味道?

                还那么贵?真不如不吃!即便有那点微不足道的灵气补充,还不如在巢囊里呆小半个时辰管用呢。

                听玄元阁的掌柜说,这点灵气居然是大宗师好几天的口粮了?再多还消化不了?简直难以置信,不至于这么惨吧?

                这时候脑子里一个僵硬冰冷的女子声音说道:“主人,我听闻灵米还有其他的做法,不是像居家煮饭这般蒸熟的,好像是…像炼丹那样。”

                说话的人是二魄合一后的鬼狐小悠,这是她的新名字。

                原先的小悠和鬼狐,都没有真正的魂飞魄散,而是各自保留了大部分记忆,这次二魄合一居然完美的成功了!

                按理说是几率很小的事,聚魄合魂要两魄相融,最后必定是有一个魂魄为主,而消灭另一个的大半记忆。

                但是在本命巢囊之内,也许是因为金液池和人参娃娃的阴阳调和起了关键作用,使得两个魂魄最终奇迹般都保留了大部分完整的记忆,比石虎吞噬老松魂魄的情形还要完整,这不得不说,两鬼太幸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