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Jrma'></form>
        <bdo id='3AJrma'><sup id='3AJrma'><div id='3AJrma'><bdo id='3AJrma'></bdo></div></sup></bdo>



          • 文艺小说网(www.bbcmaths.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4章 天生贵胄

                第二十四章

                顾今朝洗了手脸,正发换衣, 依旧一身青衫。(www.k6uk.com)

                秦淮远亲自带了她, 去堂前拜见老太傅, 景岚却去往书房,叫了账房过来对账。

                自从嫁进秦家,还是第一次问账。

                账房先生将平时用度都报了一遍。

                来宝在旁轻轻打着扇,景岚靠了椅背上面, 拿了账册翻看着:“还有什么?这账上数目明显不对, 除了日常还有什么,今个多支了二十两, 寻常百姓一年才多少银钱,怎么回事?”

                账房先生忙是低头,这才要报账, 书房门响。

                来宝前去开门,秦凤祤缓步走进,他走到景岚面前, 当即撩袍跪下:“今日事出突然,还未给母亲请罪。”

                秦家注重礼数,注重忠君孝道。

                若是平时,景岚不喜这个,早让他起了,低眸看着他这一身白衣, 似凡尘不染, 勾起她浅浅笑意来:“凤祤何罪之有, 何故来我面前请罪?”

                秦凤祤低着眼帘:“我先带凤崚回来的,独留今朝在世子府涉险,为兄者,不能一碗水端平,特来母亲面前请罪。”

                他白衣似雪,看着扎眼。

                景岚连敷衍都懒得敷衍,嗯了声:“道理上讲,不能要求你把她和凤崚一起看待,若是让我选择,如果非得二选一,我也会只选我儿,立场不同这不能怪你。但是此事若非论起来,我这当娘的心里也不舒坦,厚此薄彼这种事,的确令人伤心。”

                秦凤祤轻点头:“是为兄者错。”

                景岚瞥他一眼,轻描淡写地应了:“起来吧,儿郎膝下有黄金,我不喜欢我的儿子总是跪来跪去。”

                他当即站起,侧立一旁。

                账房先生拿眼睛直瞥着他,景岚手在桌上点了点,看他一眼:“继续,还有什么,除了日常的吃穿用度,还有哪些超支的。”

                当着秦凤祤的面,账房支吾了起来:“呃……”

                景岚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你在秦家管账多少年了,如今支着我的银钱,说着谁的话?你看他干什么?他让你糊弄我了?”

                账房忙是摆手:“没有没有!岂敢岂敢,大公子向来不问账的。”

                景岚:“那就说!”

                账房只得照实说了:“崚哥儿受了惊,老太太院里的丫鬟桃儿来支了五两银钱,请了老大夫来,开了许多补药,后来老太太传了话来,说是老家的那一家子来了,安顿下了府里,又支了一些。”

                景岚顿时抬眸:“老家的那一家子?哪一家子?”

                她看向凤祤,秦凤祤也是皱眉:“叔婶原来在老家,说是投奔了来,没想到祖母前脚回了京,他们这么快就跟了来。”

                景岚哦了一声,她不在府中,不知这些。

                老太太支了银钱,显然是充了脸面,别开脸去,又看向秦凤祤,非要敲打敲打他:“听见了?老太太也知道崚哥儿受了惊吓,支了银钱去请了大夫。我儿是后带来的,若是我掐了银钱,偏我儿锦衣华服,补药一把把的,你们破衣啰嗦,你们怎么想?我儿费尽心力攒些银钱,统统拿去给湘玉买了首饰,她是真心相待,拿你们当了亲兄,若是半大子都换不来,你们未免也太寒她的心!”

                厉声厉色,先是责备一番,抬眼看着秦凤祤那般神色,已有愧色,又是叹息,动之以情:“凤祤,你们兄弟出生之后,好歹亲娘还在,父亲祖母都喜爱你们,衣食无忧,受尽宠爱。我们今朝,你可知道为何给她起名叫今朝的吗?”

                凤祤看向她,已然动容。

                景岚拿出帕子来,转过身去在眼角旁擦了擦,她并未落泪,也把眼睛揉得红了些:“她生于大火当中,我用布条捆着她在胸前,后面背了她姑姑,拼了命也躲不过逃不出,若不是天降大雨,只怕都没命了。逃过一劫,外面连个容身之地都没有,我和她姑姑抱在一起,举了破衣为她遮雨。那时候乌云散尽,我就想,什么是福什么是命,自己会享受就是福,暴雨疾风,只要守得云开,珍惜当下,那就是天命,是以取名今朝,希望她日日欢喜,岁岁有今朝。”

                再回眸,双眼通红:“先在林家,林锦堂也是疼她的,如今在了秦家,只愿你们也多疼疼她……”

                秦凤祤出身书香门第,向来儒雅,景岚若是强硬,断他秦家用度,或还有几分不平,此时她一副柔弱之态,更像无助的普通妇人一样的,更叫人多了几分怜惜。

                “母亲放心,”他自然更添愧色,“兄弟如手足,日后定护好今朝。”

                话尾一收,景岚也是安抚两句,让来宝送了秦凤祤出去。

                她那眼泪瓣到底也没挤出来,账册翻看两页,也懒得翻了,看了眼账房先生,将账册推回了他的面前:“今个就给足老太太脸面,私下你知会一声,紧着些,赶明儿再这么用,怕是要入不敷支,但凡再有这样的事,需问过我再支。”

                账房连声应下,忙拿了账册出去了。

                来宝送了秦凤祤回来,继续给景岚打着扇,书房的窗开着,院子当中桃树满枝的花此时已经所剩无几,主仆两个都望着外面,一时都看得入了神了。

                片刻,秦淮远往这边来了,来宝怕她没看见,叫了她一声:“主子,秦大人找你来了。”

                景岚嗯了声,忙把帕子又拿出来,在眼上又揉了揉。

                她是忽然想起了,初见秦淮远的那日。

                离了林家,是在自家的当铺遇着他的,他想赎回亡妻的首饰,奈何银钱不够,只得一件件的往回赎,也只道此人情深意长,没有妾室通房,干干净净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秦淮远推门而入,瞧见她果然在书房,也脚步匆匆,往这边来了。

                景岚坐着未动,他摆手让来宝先下去,站了她的身侧来。

                景岚仿佛没看见他一样,非但不理他,还偏脸过去,不看他。

                秦淮远忙是揖了一揖:“夫人莫恼,秦生给夫人见礼赔罪了。”

                景岚见他动作,才转过来一些:“我过生日那天,女人找上门来,虽然是从前与我无关的事,也当真扫兴,老太太不喜欢我,却喜欢花我的银钱,我儿今个又受了委屈,七七八八加起来,都是减分,我看你这分也快要减没了,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她在他面前,鲜少发脾气。

                这般冷面,也是头一回,秦淮远也是拉过椅子,坐了她身边。

                牵了她的手,握住了:“既然说了,今朝必当亲子,一定做到,今个特意请了老太傅来,若有缘分,收了他去,与太子世子同门,也是个保障。”

                景岚回眸,拿那双红眼睛瞥着他,才露出了点一点笑意来:“好吧,给你加点好,我再品品。”

                秦淮远也是含笑,伸手在她眼底轻抚了下:“嗯,日后都不让你费心。”

                景岚笑,突然又想起来了:“老太傅能这么随便就收她吗?要都这么容易,他门下得多少人了?”

                秦淮远轻轻颔首:“这得看她自己,凤祤之后,凤崚也曾见过,可惜他三门未过,未入眼缘。”

                “三门,那是什么?”

                “入门考题,过三即可。”

                自己儿子,终究没舍得说他笨,说未入眼缘。

                可就是这么一说,景岚也明白过来了,她扬脸便笑,满眼得意:“我儿向来很有眼缘,这个不必担心。”

                房门紧闭,顾今朝此时跪了堂前,才是跪拜过。

                老太傅年纪一大把,此时胡子花白,却不见老态。

                他才问了卦象,此时得了签,低眸看着她,眼帘微动:“上前来。”

                今朝乖乖起身,慢慢走了他的面前来。

                老太傅让她伸出双手,她依言摊开双手,微举了些。

                他依次看了看,才是抬眼:“你这孩子,也是难得,左手功,右手贵,天生贵胄,老夫看了卦象,也是清奇,或许天命如此,你入我门下,想学什么呢?”

                顾今朝这是被人赶鸭子上架送来的,她并无功名之心,自然不放在心上,只是笑道:“太傅说我天生贵胄,我怎么不觉得呢,准得像太子世子那样的,才是天生贵胄,我一介小儿,真有天命的吗?”

                她几分笑意,见了他从无惧色,坦然得很。

                眉眼如画,倒是个好模样。

                打眼一看就令人喜欢,老太傅轻颔首:“老夫过眼之人,无错处,太子有他的天命,世子也非贵胄,若讲一个贵,只你承得,你若不明白,就当是什么,天下人都饿得嗷嗷直叫,你也吃饱一碗怀揣一碗,这样的。”

                今朝更是笑:“多谢太傅吉言,这个天命我喜欢。”

                她娘总是说,这年头的老夫子都教仁义道德的,不必太当真,她秉着尊老爱幼的心,其实未太当真,自然更多自在,无得失心。

                老太傅只捋着胡子,频频点头:“老夫也喜欢,所以,愿你能过三门,得师生之情。”

                今朝不明所以:“三门,那是什么?”

                老太傅摆手,书童拿了卷轴过来,才要铺上,有人敲门。

                秦家人送了人来,告退,来人双手托着长方锦盒,进门便跪:“世子得知太傅在秦家,特意让老奴送来薄礼,还请太傅过眼。”

                那世子府的老管事,一路跪行到面前,将锦盒呈了上来。

                书童伸手去接,因为太重差点失手。

                抱了桌上,打开锦盒之后,才又退立一侧。

                老太傅嗯了声,责令来人退下,老管事恭恭敬敬磕了头,才转身离去。

                锦盒上面一封书信,老太傅拿了出来细看,露出下面的东西来,顾今朝在旁看见,不由侧目,然后怔住。

                齐齐整整放着她做的的那些锦册,因是单数,露出一个豁。

                不等她作何反应,老太傅已然拿了一册,打开了来。

                看了两眼,又看向她,目光在她腰间的牛角匕首上轻轻扫过:“奇门遁甲,你能做多少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