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Jrma'></form>
        <bdo id='3AJrma'><sup id='3AJrma'><div id='3AJrma'><bdo id='3AJrma'></bdo></div></sup></bdo>



          • 文艺小说网(www.bbcmaths.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饯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入夜,根据舰队传统,将给即将出征的勇士饯行。(看啦又看小说)经过郑玄指示,后勤部门全力配合,将会议大厅的桌椅搬空,摆上无数佳肴——很多人都清楚,这是一场战死率较高的支援,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顿狂宴,烂醉如泥是勇士们不成文的仪式。

                牧歌第一次看到这种绽放火光的金曦酒——据说是由清晨洒落的第一缕晨曦提炼而成,狂饮能够迅速补充光尘,但是在摄入剂量过高时,会产生代谢性毒副作用,可逆性减小内宇宙容量,并且令人神志模糊。但是因为它昂贵,导致军队趋之若鹜。旧官僚甚至将它作为决斗之物。

                牧歌抿了一口,感觉醇香灌顶,宛如一线烈火入喉,令他精神振奋,摩拳擦掌。

                百夫长和低级武士们全部露天饮宴,不顾一切地大吃大喝。

                总旗以上的军官方能跻身会议大厅。郑玄和吴涵高居首座,互相礼让。几位常务陪坐于旁,六大军团长左右排开,负责让两位上级开心。机要处秘书长赵蕾穿着紧致得体的秘书套裙,笑靥动人地按照职阶顺序为男性们斟酒,宛如穿花蝴蝶;郑倩仿佛有特权,端着不醉人的果酒坐在最左侧打量牧歌;黎姿位于最右侧,试图给自己斟果酒,却被吴涵不由分说地将金曦酒倒满高脚杯,连推辞都无效。

                牧歌与活着的十一位总旗屈居次席,分列两侧,聆听天音。他看见黎姿和军团长们端着金曦酒,排队去向郑玄和吴涵致意,每次军团长都一饮而尽,然后再次斟满,再敬吴涵,而后者只微抿一口,敷衍了事。

                牧歌一边应付着汤显楚、唐伟他们的热情敬酒,一边用余光瞟黎姿。他看见黎姿皱眉饮下半杯金曦酒,就低头咳嗽,俏脸涌起动人的红晕,那迷离的神态格外诱人。郑玄允许黎姿喝半杯,但是吴涵却非常严格地续满美女的杯子,强迫黎姿一饮而尽。黎姿归座的时候,撑着桌檐才能站稳,楚楚可怜地低头抹唇,显然金曦酒已经麻痹了她的脑袋。

                但是她抬头的时候,却努力向郑玄堆出笑容。就连高贵冷漠的黎姿,都懂得向权力致敬,更别提言笑晏晏的赵蕾了。她是最明媚的交际花,在她捧着下巴饮酒时,白衬衫兜着的傲人胸脯格外饱满,配上美不胜收的短裙美腿,蓬勃着性感和端庄的张力,已经令吴涵目不转睛。

                牧歌只期盼黎姿不要喝多了。好在她地位尊崇,只需要应付高级官员。

                少顷,百夫长们敬酒完就回去了,只有唐伟在牧歌身边挤挤坐下,关注着赵蕾是否喝醉。少顷,赵蕾走下来照顾各位总旗的感受,碰一个杯就抿一口酒,轮到牧歌时,赵蕾就弯腰凑过来,鼻息喷着美酒和美女的芳香,略带醉意地叮嘱:“机要室的姑娘都被灌酒了,连我也自身难保。你盯住黎姿,不要让那些男人围住她。多少人都在等今晚这个机会。”

                “好。”牧歌领会了深意,感激地与她碰杯,努力不看赵蕾那饱满夺目的胸脯,关切地问:“你没事吧?我找个人替你挡酒。”

                赵蕾捧脸微笑,迷离的目光轻轻摇晃:“你可真甜。我已经没救啦,你好好保护黎姿吧。”说完就路过了唐伟,去敬下一位总旗江林了。唐伟注视赵蕾,竟然习以为常。

                接着,江林与牧歌攀谈,教他安身立命的规矩:首先要敬郑玄,然后敬吴涵,因为这两位是双钩三星的三星战神;然后要敬舰队线、机动线、公司线、陆军线的四位常务,顺序不能乱;接着要按资历顺序,轮流敬六位军团长,对方可以随意,但是自己必须饮尽。如果感觉中毒了,就要大量喝水,去卫生间呕吐出来,否则会被视为倨傲、视为羸弱,从而被剔除出核心领导圈。

                牧歌感激不尽,又跟江林碰了一杯,顿时昏昏沉沉,连黎姿都顾不上了。因为他提拔很快,仇恨很高,很多同届的武士和百夫长都来敬酒,叫他应接不暇,喝得星星乱转,脸颊生火了。

                郑倩不知何时走过来,轻轻拍牧歌的背,在他耳边问:“你是不是不行了?我扶你去叔叔旁边坐着,你就不用喝下级武士敬的酒了。”

                牧歌天旋地转地点头,被郑倩搀到军团长的席位坐着。郑倩不断跟郑玄交谈,捧唇笑得矜持有加,被常务们逗得花枝乱颤,偶尔提到牧歌的功绩,牧歌就抬头微笑,不仅得到一致好评,而且金曦酒的摄入量大减,牧歌顿时得以喘息,至少躲开了几十个百夫长的轮番轰炸。

                只不过常务们都把郑倩当成牧歌的女朋友,纷纷恭喜郑玄喜配佳缘,牧歌连插嘴的资格都没有,只看见郑倩笑靥如花,他都不好意思败兴,偷偷瞟黎姿一眼,看见她独坐一隅,扶额喘息,根本没有功夫吃醋,他才渐渐踏实下来,抓紧时间喝水吃菜。

                沾郑玄的光,牧歌坐在首席上,看见赵蕾狼狈地应付众多男人的劝酒,她一杯接一杯地仰头灌,笑靥与谬赞齐飞,偶尔挤进一句“唐伟闲置多年,请您照顾提拔”,听得牧歌肃然起敬,钦佩赵蕾大战群雄,更钦佩唐伟有这么一个精致能干的女朋友。

                结果没过几分钟,赵蕾就歪在郑倩身上倒下来,娇喘不断地喊“小倩给我倒水”,大呼实力不济。但是垂涎她美色的何友德、袁华那肯放过一亲芳泽的机会,煽动了一堆军团长来敬酒。牧歌看见赵蕾连眼睛都睁不开,顿时气不过,在赵蕾耳边说:“我替你挡。”赵蕾神志不清地把牧歌抓到身前当盾,牧歌顺势豪迈挡酒,一杯两杯三杯下去,气得袁华败兴而归,而其他军团长纷纷竖起大拇指。郑倩悉心照顾鼻息咻咻的赵蕾,看牧歌的眼神充满崇拜:“你好勇哦。”

                牧歌看见郑玄对他投来赞许的目光。他刚想回答郑倩,却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嚷一声:“我以前没喝过金曦酒。”转身就跑进卫生间,跪在坑前呕不出来。他一想起郑玄赞许的眼神,恶向胆边生,毅然伸手指去抠喉咙。干呕加剧,牧歌越抠越深,胃囊终于像被大手攥住,“哇”一声,嘴巴、鼻腔仿佛喷了一股泥石流,酸臭的岩浆从鼻腔里汹涌而出。牧歌连续呕了三四次,把鼻腔里面辛辣的饭粒擤干净,昂头走出男洗手间时,看见赵蕾趴在水池前“呸”“呸”“呸”。

                赵蕾弓着腰,外套兜不住傲人的胸脯,饱满的白衬衫坠在胸前摇;紧致的职业裙滑到了接近细腰的高处,蕾丝织物若隐若现,爆发着一种欲盖弥彰的诱惑。牧歌的脑子轰然炸响,被某种强势的冲动所支配,恍惚走到赵蕾身后,发现赵蕾神志模糊、浑然不知他已接近。四下无人,牧歌的脑袋发麻,差点将赵蕾就地正法。

                但是,烂醉迷离的赵蕾越是诱人,牧歌越是想到她的艰辛不易。难道赵蕾不知道自己十分惹人垂涎吗?她一定很清楚,所以她才来叮嘱牧歌保护黎姿。她那端庄的微笑后面,一定藏了太多委屈。

                牧歌咬了一下嘴唇,尝到血的腥味,终于冷静了一些。他把赵蕾的套裙拉低到丝袜的位置,提醒赵蕾:“不要在这里吐,有人会经过的。”

                赵蕾浑然不知,根本没听见。然后郑倩从洗手间出来了,牧歌对郑倩说:“你盯着点秘书长。”

                郑倩“哦哦”点头,扶赵蕾进洗手间。痛彻心扉的干呕声传出来。牧歌心如刀割,关切地守在洗手间门口等。少顷,郑倩出来扯纸巾,看到牧歌,就说:“你先回去,秘书长吐干净就好了。”

                “她这样很不安全的。”牧歌心有余悸。他知道赵蕾的诱惑有多大,他差点没把持住。

                郑倩左右一望,踮脚在牧歌耳旁唧唧喳喳:“她反正对唐伟没感情的。前年人事厅的厅督来视察,唐伟不在,赵蕾就被厅督灌醉了,被抬到哪里去了也不知道,反正唐伟回来就提拔了百夫长。赵蕾也跟没事发生一样。”

                牧歌的心像被刀割了一样。他想起赵蕾在比邻星与唐伟喝酒的样子,想起赵蕾替唐伟说项的努力,想起赵蕾趴在水池前干呕的轮廓——他相信赵蕾是爱唐伟的,否则她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他也相信赵蕾是洁身自好的,否则赵蕾不会叮嘱他保护黎姿;他更相信赵蕾是逞强好胜的,她能够把那么多领导聊得心服口服,肯定花费了心血。

                所以听见郑倩说赵蕾的闲话,牧歌比呕吐更难受。他命令郑倩:“你有点良心,赵秘书长平时多照顾你?你不要再跟别人说这些话了。现在进去照顾她,我不方便进女生卫生间。”

                “哦,知道啦,别凶嘛。”郑倩卖乖,听话地嘟囔,然后拿着纸巾冲进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