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Jrma'></form>
        <bdo id='3AJrma'><sup id='3AJrma'><div id='3AJrma'><bdo id='3AJrma'></bdo></div></sup></bdo>



          • 文艺小说网(www.bbcmaths.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唇枪舌战

                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请勿阅读盗版,谢谢  穆容摇了摇头:“我要……去一趟地府。(wwW.bbcmaths.com)”

                “地府!?”

                “嗯,有些事情必须要确认一下。”

                “那你多久才能回来呢?”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需要准备一下,但最多不会超过七天,如果过了七天我还没回来……”

                “会怎么样!?”

                穆容沉吟片刻,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银行卡和身份证递给桑榆:“如果七天以后我还没回来,麻烦你把我埋了,这里面的钱足够操办我的后事,密码是身份证后六位,火葬就行,要是麻烦,把骨灰撒到河里就好。”

                桑榆一把抓住穆容的胳膊,巴掌大的小脸儿吓的煞白,用一副快哭了的表情看着穆容:“这么危险,不去不行吗?”

                穆容怔了怔,心头涌出一股异样的感觉,但还是摇了摇头:“我必须要去。”

                又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纸递给桑榆:“对了,这个是消防队的罚单,要求我七日之内把罚款交了,我要是没回来,就麻烦你替我跑一趟了。”

                桑榆颤抖着双手接过了罚单,张了张嘴,看着面前一脸淡然的穆容,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可以用如此轻松的态度,三言两语就交代了自己的“身后事”。

                她不想穆容去,又没有留住她的理由,况且穆容都说了,她必须要去。

                “路上小心。”

                “好。”

                “我能为你做什么?”

                “看好我的肉身,不要给任何人开门。”

                “……为什么?”

                穆容轻叹了一口气,解释道:“其实我之所以征召免费室友,是因为有一个鬼魂从我的手底下逃走了,那个鬼魂很固执,曾经趁着我灵魂出窍的时候潜入我家,弄爆了水管,又附身到小区保安的身上警告我别再抓她,虽然这段时间没有出现,我怕她会趁机来找麻烦,那个替身女鬼也不见了,一般来说这种替身鬼就算是挣脱了符纸,也一定会回到她的死亡地点,可她并不在那儿,这让我有些不安。”

                穆容止住了话头,薄薄的嘴唇抿成一个“一”字,透出一股子倔强。

                桑榆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穆容一定要把肉身放在设有禁制的房间里,原来如此。

                “你搬进来的时候,我没有告诉你,很抱歉,我……”

                “没关系的,我理解,你的身份这么特殊,我想若不是我有一双特殊的眼睛,我也不会相信的。”

                穆容的表情一松,嘴角勾了勾:“谢谢。”

                “我具体要怎么做呢?”

                “你先上街去采买食材和生活用品,买足七天的,在我没回来之前,你不能出去,我在家里准备一下,其他的事情等回来再说。”

                “好。”

                “阿喵留下来。”

                “是,穆容大人~”

                桑榆拿着钥匙出了门,穆容掏出了一张符纸贴在了额头上,“唰”的一声,肉身和灵魂分立开来。

                阿喵一个飞扑,以树袋熊的姿势挂在了穆容的身上:“谢谢穆容大人送我的大鸭梨x,我好喜欢~”

                “你下来。”

                “哦,好的~”

                “把手机给我。”

                “嗯~”

                穆容拿过阿喵的手机,输入了一串数字:“如果七天以后我没能回来,你就拨通这个号码,记住,必须要确认我彻底死亡的时候,才能打!”

                “啊!?”

                “记住了吗?”

                “记住了……那我打过去和对方说什么?”

                “你就说,穆容同意了,立刻执行。”

                “什么意思?”

                “别多问,也不许告诉别人。”

                “好。”

                阿喵挺了挺胸膛,现出了难得的认真神情。

                交代完毕,穆容不再理阿喵,她掏出了一杆大毛笔,忙碌了起来。

                从大门开始,到所有的窗户,甚至是墙壁,天花板和地上,快速的画着一些阿喵看不懂的字符。

                画好以后,掏出了三张符纸递给阿喵:“黄色的这张,可以让活人强制魂体分离,蓝色的这张,你见过的,若是替身女鬼找上门,想办法贴在她头上,白色的这张,可以让鬼魂暂时占据活人身体,且对活人的身体没有伤害。”

                阿喵将符纸接了过去,又听穆容继续解释道:“之前从我手上逃走的那个鬼魂叫黄亚楠,画像已经发到你手机上了,万一她闯了进来,你就自己贴上白色的符纸,钻到我的身体里面去避一避,让桑榆装作看不见她,你们无冤无仇,她不会伤害你们的,如果是替身女鬼来了,你就把黄色的贴到桑榆的头上,符纸可以保护肉身,替身女鬼只能蛊惑活人,不能诱惑灵魂,至于那张蓝色的,如果你有把握,就帮我把替身女鬼封住。”

                “穆容大人……您不是阴差吗?我怎么感觉,下地府对你来说是件很危险的事呢?”

                “地府有地府的规矩,我是生魂,没有阴诏,我去地府的流程和死人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就是,我可以回来。”

                说完,穆容躺到了自己的肉身上,睁开眼睛撕下了额头上的黄纸。

                起身回了房间,拿出三张大黄纸,其中一张足有一米长,剩下的两张,稍小一些。

                她拿过一个碟子,在里面撒了两小包红色的粉末,又找来一把小刀在手指上割了一个小口,挤了两滴血进去,兑了些水,将粉末冲开。

                铺开黄纸,穆容捏着蘸了“料”的毛笔,深吸一口气,行云流水的在黄纸上画了起来,直到落下最后一笔,才如释重负的吐出了一口气,擦了擦从额间的汗水:“阿喵,你千万不要靠近我画的这三张符,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在穆容看不到的地方,阿喵已经闪到了一边,抬起手挡着眼睛,嚷道:“这个符好刺眼!”

                穆容将三张符贴在了桑榆的房间,最大的贴在了房门上,两张小的分别糊在了窗户上,做完这一切,桑榆正好进门。

                “桑榆,你快问问穆容大人,在你房里贴的是什么,好刺眼啊,我要瞎了!”

                桑榆也看到了自己房间门上的巨大符纸,放好了采购的物品,问道:“阿喵说你贴的符纸好刺眼,问是什么。”

                “刺眼?”

                “嗯。”

                穆容想了想,用剩下的黄纸做了一副眼镜烧了,阿喵的手上立刻出现了一副太阳眼镜。

                “哇塞!毛驴牌,穆容谢谢穆容大人。”阿喵戴上了眼镜,立刻感觉好多了。

                “时间不早了,我要走了,记住千万不要给任何人开门,也别让阿喵出去,整座房子我都下了禁制,灵体出的去进不来,还有你的房间,别让阿喵靠近,晚上你就睡在里面,不用时刻守着我的肉身;对了,我房间里有一个纸扎的书包和木棒,从现在算起,72小时后烧给我,不要早也不能晚。”

                “我记住了。”

                黑袍穆容飘到门前,停了下来,沉默良久,最终没有再说什么。

                来到银行,门口的一对石狮子看到穆容,突然动了起来,发出低沉的咆哮。

                穆容从容不迫的掏出一方小令牌,石狮子的眼中闪过一道幽蓝色的光芒,变回了石头模样。

                迈进立在大厅正中间,旋转着绿色漩涡的门。

                急速身体下降,犹如蹦极一般的感觉,落地后,远处隐隐显出一座小庙,匾额上的三个大字金光闪闪,纵然相隔很远,却能看的清清楚楚,正是:土地庙。

                在穆容的面前,排了长长的队伍,队伍两侧,每隔一段路,便会站立一名身穿白袍,手持锁链的人。

                穆容迈开步子,朝着土地庙走去。

                一路上,不少人注意到穆容,但看到穆容身上的衣服,无人阻拦。

                “下一位!”

                “穆容。”

                土地庙前,设了一方小案,后面坐了一位穿着西装的男子,正埋头翻动手中的册子。

                听到报名,男子翻了几页,不耐烦的“啧”了一声:“怎么死的?”

                一抬头,看到穆容,皱眉道:“夜部的学生?凑什么热闹,没看这么多人排队吗!下一位!”

                “我要去一趟地府,劳驾土地公给我出示一份文书。”

                “你们死神学院的学生不是有一条直达酆都的路吗?怎么来我这?”

                “我是生魂,您可以查查,穆容。”

                土地愣了愣,定定的打量着穆容,似乎回忆起了什么。

                复又低头翻了翻册子:“哦,原来是你,十五年前,你带了一只大黑狗来过一次,对吧。”

                “嗯。”

                “阴诏呢?”

                “无诏。”

                “无诏?那我怎么放你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