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Jrma'></form>
        <bdo id='3AJrma'><sup id='3AJrma'><div id='3AJrma'><bdo id='3AJrma'></bdo></div></sup></bdo>



          • 文艺小说网(www.bbcmaths.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05章 若邪之死(2)

                第305章若邪之死2

                虫离看着眼前的人,拿着手里的长剑上前:“现在投降的,不死。(www.k6uk.com)”

                众人退到若邪身边,将他扶起来,也丝毫没有退缩。

                虫离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觉得若邪真是好福气,竟然有这些人这么忠心耿耿的跟着他。

                几人将若邪扶起来,见他气色还好,上前和虫离打起来。

                树屋外,杀声一片。没多久若邪人,只剩下十几个人。

                黧黑的地面上满是鲜血,鲜红的血液慢慢的流淌起来,树屋外腥红一片。

                渐渐的最后几人倒下,只剩若邪。

                “你三番五次杀我,可惜永远输给我。”虫离嘴角带着邪笑,对若邪他已经是再三忍让。

                第一次围困树屋,被他阻拦。

                第二次强娶贝小小,幸好他及时回来。

                这一次又来杀他,幸好他提前得知。

                忍让了他三次,绕了他三次,这次绝对不会再放过他。

                虫离走近他:“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是你自缢,还是我亲手解决你。”

                若邪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他还是输了。

                他擦干嘴角的血,笑出声:“我未必就不能赢你。”

                虫离眸子里含着笑意,真是不自量力。

                他收起左手背在身后:“看你受伤的份上,我让你一只手。”

                若邪看着他脸上的笑容,眸子里带过狠意,这个时候,他都还在羞辱他。

                他上前和虫离打起来,长剑碰撞出火花。

                若邪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结果还是被虫离的力道给生生弹开。

                身子重重的落在地上,一口鲜血直接喷出。

                虫离拿着长剑上前,垂下眸子看着他:“看来你赢不了我,是宿命。”

                若邪没说话,只是偏开头,似是认命一般。

                “我想要你的命,轻而易举的,小雌性根本就不在树屋,想要我喝无忧水,那也是不可能的事。”

                “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运气好,自然有人告诉我。”

                “是不是曦诺那个贱女人!竟然敢背叛我!”

                “她?今天也会是她的忌日,以后你们身边的亲人,会在同一天给你们烧纸钱。”

                “到底是谁告诉你的!”

                “自然是我的爱宠,你们的计划,被他全部听见了。你们的运气真是背,连上天都不帮你们。看来这个王,还得我来做。”虫离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眸子里带着寒厉的光。

                他拿着长剑比着他的脖子:“这一切都是上前的安排,这一次,不该你活。”

                长剑划过若邪的脖子,是鲜血飞溅在一旁的树上,极为鲜艳。

                若邪脖颈上满是鲜血,看着甚是恐怖。

                他身上慢慢的没了力气,闭上了眼睛。

                虫离扔了长剑,正准备转身往回走。若邪一身大红色还没换下的衣衫跑过来,见若邪毫无声息的躺在地上,瘫软了身子,跪在地上。

                有些凌乱的头发微微的披在肩上,眸子里渐渐的戴上雾气,慢慢的爬过去。

                她越过身边的那些尸体,来到若邪身前,将满身鲜血的他,抱在怀里。

                “若邪”

                “醒醒。姐姐来了醒醒。”

                若玢眸中的泪水滴落在若邪的衣襟上,为什么一夜醒来,会变成这个样子。

                “若邪,对不起,是姐姐没有保护好你。”

                虫离转身看着她,面目平静。从袖子里拿出素白的手帕扔在她身上。

                若玢拿过手帕看着他,满脸泪水的质问道:“你不爱我没关系,为什么要杀我弟弟!他是我唯一的弟弟!唯一的亲人!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做过伤害你和贝小小的事情,也从来没有介入过你和贝小小之间!为什么要杀了他!”

                “因为他该死。”虫离背着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语气冷漠。

                “该死?我几百年前为了救你而死,现在好不容易活过来。这样的救命恩情,你为什么不能饶了他!”若玢眸子里带着恨意的看着虫离。

                “功是功,过是过,而且我已经忍耐他很久。他一心要王位,一心要抢我的女人。我岂能再饶他。”虫离俊美的脸庞上依旧冷冷的,没多少表情。

                “我求过贝小小的,你也说会绕过他的,为什么要食言。”若玢满脸泪水的看着虫离,心里满是伤心。

                虫离道:“我若是再饶过他,他这一辈子都会不断的谋划来杀我,而他会一直失败。与其这样,我还不如一剑杀了他,给他个痛快。”

                若玢脸上的泪水依旧流淌着,她没想到螭能够这么狠,这里的好几百人都是他杀的。

                他竟没放过一个。

                是不是只有对着贝小小的时候,他才有温柔。对着旁人,都是一惯的冷漠。

                “为什么要这么狠,我以为你放过他的”

                “以前你对我的伤害也就够了,为什么还要杀我弟弟。”

                “若是我知道有今日,几百年前我绝不救你!”若玢狠狠的瞪着虫离,恨不得杀了他。

                她将若邪的尸首放下,拿着身旁的长剑,起身,一步步向着虫离而去。

                “你毁我对你的情意,该杀。你枉费我对你的信任,该杀。你取我弟弟性命,该杀!”若玢眸子通红,向着虫离而去。

                虫离食指和中指夹过若玢的长剑,生生的将它撇断,扔在地上。

                若玢因为他的修为,被震开得后退一步。

                “你修为只有三层,我双手双脚让你都不是我的对手,我不会杀你,滚。”虫离眸子冷厉,对着若玢也没有好语气。

                若玢怔怔的站在原地:“为什么要这么绝情,我拿命救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你,为什么不能放过我弟弟。”

                她软在地上,哭出声。

                虫离看着她:“这世上没有一命换命一说,你救我,我感激你,费劲心力救活了你,会护你一世平安,但至于其他的,我给不了你。”

                若玢抬头看着他:“你会受到像我一样的锥心之痛,你爱的人早晚也会离开你!你也什么都得不到!”

                “我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虫离站在一旁,俊脸上冰冷如霜。

                若玢笑出声:“贝小小会离开你这样忘恩负义的人,你终将孤独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