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Jrma'></form>
        <bdo id='3AJrma'><sup id='3AJrma'><div id='3AJrma'><bdo id='3AJrma'></bdo></div></sup></bdo>



          • 文艺小说网(www.bbcmaths.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需要做的事

                此为防盗章,买够全文一半的随便看,不够的等三天~

                翠微见皇帝和叶清溪如此亲密早提起了心,听到叶清溪叫自己,忙快步走过来。(www.bbcmaths.com)

                皇帝面色有一瞬间的阴沉,耳边被叶清溪突然的高叫声刺激得扎了一下似的疼,但在翠微走到跟前时,他却没有如同翠微所想的把叶清溪交给翠微,反倒当着翠微的面忽然弯腰把叶清溪抱了起来。

                叶清溪一声惊呼,下意识抓住皇帝的衣领,双眼蓦地与皇帝对上。

                皇帝低头看她,声音温柔:“表妹不方便走,便让朕抱你回去吧。”

                叶清溪双眼微微睁大,他话说得仿佛是个情种,可她看得分明,他望着她的双眸里并无任何柔情蜜意,反倒冷冷的如寒冰似的。

                ……他这究竟是不是正常期啊?还是说,皇帝的正常期,就是这种表里不一的性格?

                “皇上,这怎么行呢?让奴婢扶叶姑娘回去吧!”翠微忙道。

                皇帝抬眼一瞥:“朕与表妹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插嘴了?”

                翠微面色难看,看了眼一脸写着“快救救我”的叶清溪,只得隐忍地退到一旁。

                皇帝冷哼一声,抱着叶清溪大踏步往前走,将翠微甩在身后。

                叶清溪此刻悔不当初,她不过是想装抽筋好让皇帝放过她,没想到这皇帝竟然能不要脸到这种程度!老实说,她真的很想念那个抑郁期的乖巧皇帝了。

                “表妹,你便不要出宫了吧,如此既能陪母后,亦能陪我。”皇帝边走便低声笑道。

                叶清溪觉得自己很为难。她应该先跟皇帝打好关系,然而皇帝的表现,仿佛是在跟她对着干。他不知道她和太后的关系,做出跟她亲密的模样给太后看究竟为了什么?她又不好跟他摊牌告诉他是在做无用功,这样一来她跟皇帝打好关系的目的就无法达成了。

                “表哥……我来宫里陪表姑母一些时日,或长或短,但终究是要出宫的,我有心上人了。”叶清溪故作害羞地说。说完她就绷紧了神经,时刻警惕着皇帝突然松手把她丢下去。

                “心上人?”皇帝果然脚步一顿,随即毫不在意地笑了一声,“有婚约了?”没等叶清溪编个答案给他,他便立即道,“有婚约了也无妨,朕是皇帝,朕要的人,谁敢跟朕抢?”

                叶清溪:“……”她好想摇着太后的肩膀问问对方,这样的儿子她究竟是怎么养出来的哦!

                “表哥,你可是在为娶妻的事跟表姑母置气?”叶清溪故作愁苦状道,“表姑母也是为你好,想为你挑选一个……啊!”

                叶清溪话还没说完,皇帝忽然松了手,好在她的警惕还在,落地时稍稍踉跄了下便抵住廊柱站稳了脚跟,没摔得很难看。

                只是还没等她缓过神来,皇帝便紧随迫近,重重按上她的肩膀,低头冷冷盯着她:“你懂什么?”

                叶清溪呼吸一滞,背部被迫紧贴廊柱,上头似乎有些凸起的雕刻花纹,皇帝的力道压得她脊背生疼,她下意识想逃,可又意识到这或许是个套话的好机会,便鼓起勇气道:“表哥,我很多事都不懂,可表姑母对表哥的好,我都看在眼……”

                “闭嘴!”皇帝怒斥道。

                叶清溪身子一抖,稍稍有些明白过来,皇帝是对她说太后对他好这事有强烈反应?他不觉得太后对他好吗?莫非太后从前对他做过什么?

                急促的脚步声从皇帝身后传来,他闭眼,再睁开,眼里已经没了先前蓬勃的怒意,只是低下头在叶清溪耳边缓声道:“表妹,表哥是一时失态,你不会生表哥的气吧?”

                “当、当然不会!”叶清溪慌忙摇头。

                翠微追上来时看到的便是一对璧人相依的画面,皇上嘴角含笑,满目柔情地看着叶清溪,而后者满面通红,似是羞窘得紧。她心里一紧,脚步不由自主地停了停。

                皇帝只当没看到翠微,不由分说地又一次将叶清溪抱起,她刚叫了声表哥,想说自己不抽筋了,后者便斜了一眼过来,她只得闭上嘴。

                先前叶清溪本就提心吊胆的,被皇帝摔过一回后,她就更是绷紧了全身肌肉,一点都不敢放松。皇帝和太后斗法,结果伤的似乎只有她这个倒霉蛋啊!

                皇帝径直将叶清溪抱回了乾清宫正殿,当太后闻讯赶来时,他正装腔作势地蹲在叶清溪跟前捏她的小腿,而拒绝不了的叶清溪只能苦着脸等他演完戏。

                “清溪这是受了伤?怎么不找太医过来?”太后只当没见到皇帝的举动,关切地问道。

                皇帝道:“表妹只是抽筋了,朕给揉揉就好,不用找太医。”

                叶清溪急忙补上一句:“我已经好了,多谢表哥。”

                “真好了?”皇帝说着忽然重重捏了下,疼得叶清溪差点叫出声来,但她硬是把惊呼憋了回去,强笑道:“真好了。”

                “那便好。”皇帝终于松开叶清溪站起身来,看向太后道,“母后,让表妹伤到了是儿子的不是,儿子的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清溪不会怪你。”太后说了几句场面话,给翠微使眼色,后者便去扶起叶清溪,“母后先带她回去歇息了。”

                “母后慢走。”他浅浅一笑,又看向叶清溪道,“清溪表妹,好好歇着,不然朕会心疼的。”

                叶清溪:“……好的,表哥。”

                当东暖阁的外间只剩下叶清溪和太后时,二人难得地陷入了沉默。

                叶清溪觉得太后一定还有事没有跟她说,她如今不得不当了皇帝的治疗师,面对患者家属的隐瞒,自然是十分不爽的,可这隐瞒是不是故意也不好说,她想生气也有些无力。有些时候是家属没有意识到那跟患者病情相关,有些时候是家属可能隐约知道是自己造成了患者的病情,便下意识地回避。

                “清溪,今日洌儿他……可有对你无礼?”最终还是太后先开了口。翠微将事情都跟她说了,她还是相信叶清溪的,可到底二十年来谨慎惯了,她不得不更小心些。

                叶清溪想了想,却答非所问道:“太后,除了他三岁时的事之外,你有没有虐待过他?”

                拉近关系的“珍姐”也不叫了,此刻叶清溪的神情很严肃。

                太后先是一怔,随即面色变得很难看,那是一种被冒犯了的愤怒,可她到底没有发作,极快地调整了面部表情道:“清溪,你怎么会这么问?”

                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而是以反问来回答她,她想她大概明白了什么。

                但叶清溪同样明白,太后对皇帝的母爱也不假。是有什么隐情,还是如今后悔了要弥补?

                叶清溪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话必定会戳伤太后,但她不得不说,便避开了眼神接触,轻声道:“今天我跟他说,太后也是为了你好,他就很生气……不,是愤怒。”

                太后藏在袖子下的手颤了颤,许久之后才道:“他或许以为我想抢他萧家江山。”

                叶清溪一脸惊讶,她还真从没有想过皇帝会误会太后抢江山这个可能,太后把江山抢去有什么用?唔……武则天那样的?再一想太后做的那些事,在她这个了解内情的人看来都十分合理,可这里是古代,在旁人看来肯定就很古怪了!特别是皇帝,太后只有他一个儿子,却迟迟不给他娶妻让他亲政,他只是有精神障碍又不是傻子,肯定会想多的,甚至很可能会想得更多……

                这么一来太后的表现就说得通了,而她也更明白了太后的难处,“儿砸,母后不给你娶妻是怕你犯病啊,咱们先治好病了再想娶妻亲政的事好不好?来,你这个小表妹医术高明,肯定能治好你脑袋的病”这种话怎么可能说出来,真要说出来皇帝也不可能信的!

                有时候知道得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太后如果不是穿越女,不是对精神障碍一知半解,大概也不会面临如今的困境了。

                叶清溪自然相信太后并没有篡位的念头,不然也不会求她留下给皇帝治病了,可皇帝不信也是白搭。她本来只觉得自己处境为难,如今看来太后也好不了多少。

                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叶清溪只得转移了话题:“那他这两天故意对我表现得过于亲密的原因……”

                太后终于没再隐瞒:“许是为了激我除掉你。”

                叶清溪一脸震惊:“……除掉?!”她干什么了啊就要除掉她!

                “至今我都没让他碰宫女,岁数太小了便沉溺女色对身体不好,”太后叹道,“我还曾对他说过,勾引帝王沉溺女色之人,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