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Jrma'></form>
        <bdo id='3AJrma'><sup id='3AJrma'><div id='3AJrma'><bdo id='3AJrma'></bdo></div></sup></bdo>



          • 文艺小说网(www.bbcmaths.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六章 登山(二十一)

                巴莱断定眼前这位先生一定是传说中的东方修士,不知为何流落到横断沙漠,虽然无法施展法术,但他肉身之力依然强大,而且有很多强力的法宝和令人惊叹的丹药。(wWw.bbcmaths.com)

                巴莱虽然年轻,但是天生具有一名好商人的直觉,他知道和这种人物做交易,赚够自己应赚的就应该停手,过度贪心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巴莱连连表示天火给他的东西足够支付仙玉的款项,天火对这位诚实又不贪婪的西贺州商人很有好感,并不打算占他的便宜。

                “巴莱,看你的长相和我华夏族人有些相似,只是眼睛不同,不知西贺州人都是你这种长相吗?”天火好奇地问。

                巴莱急忙说:“西贺州人大多皮肤呈白之色,眼睛和毛发的颜色较多,长相与东胜洲人有较大差异,听我祖母说,我的相貌更接近东胜洲人,也不知道祖上是否有东胜洲的血统。”

                巴莱这样说十分讨巧,不卑不亢,还拉近了和东胜洲的关系。

                天火点头道:“如果不是你眼珠的颜色与我华夏族人略有不同,我都认为你是东胜洲之人,你此番如果获救,以后还会再来东胜洲吗?”

                巴莱愣了一下,他不明白天火的意思,怯生生问:“尊敬的天火先生,我是该来东胜洲,还是不该来呢?”

                天火呵呵笑道:“是我这话问的有问题,我明说吧,我其实也是一名商人,如果能和你合作,互通东胜洲和西贺州有无,岂不大赚特赚?”

                巴莱瞪大眼睛问:“天火先生,您不是骗我开心吧?您这种尊贵的修士大人也会从事经商这种俗务吗?”

                “何为俗务?圣人有云:无农不稳,无商不富。

                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都无法生产所有需要的商品,没有商业的融通流动作用,怎能把合适的商品调运到合适的地方,让当地的百姓获得最大的满足和实惠,所以商人是高尚的,在任何地方都应是最受欢迎的人。”

                天火说的一本正经,这是他对商业精辟和深刻的认识,巴莱忍不住翘起大拇指赞道:“天火先生,您不但法术高强,对经商也有如此深刻的见解,实在令人佩服,您刚才这番话我从来没听别人说过,可我觉得说得好有道理,令人无法辩驳。”

                天火慷慨激昂地说:“嗯,这是我发自肺腑之言,商人虽然有钱,但是社会地位不高,这很值得我们反思,究其原因无非就是缺乏诚信和唯利是图。”

                巴莱听得频频点头说:“那如何才能提升商人的社会地位呢?”

                “坚持、耐心和让利于民,做到这三点就会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商人。”

                巴莱陷入深深地沉思,半天才问:“天火先生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巴莱,你已经离东胜洲很近了,一条光明的商路就摆在你面前,如果你到了门口不进去,太可惜了。

                我建议你可以去东胜洲看一看,你跨过横断沙漠,穿过西蕃的地界,就可以进入宋国,那里商业氛围很浓,有很多可以输送到西贺州的货物。

                如果你成为第一位成功开辟东西方商路的人,你的名字会被无数人记住,你的名气和财富会以惊人的速度积累,你确定不想去东胜洲看看吗?”

                巴莱头摇得像拨浪鼓说:“我当然想去东胜洲呀,可是我现在的境遇您也看到了,根本没有穿越横断沙漠的资本。”

                “巴莱,如果你想去东胜洲游历一番,我可以帮你。”

                巴莱一听来了精神:“您说,我需要为此付出什么代价?”

                “等你考察东胜洲结束,认为条件成熟可以开辟商路后,希望你能将西贺州找到仙玉都送到宋国卖给我,我会全力助你开拓商路。”

                巴莱认为这中间自己并不吃亏,而且说不定能成为东胜洲和西贺州的代言人,到时候就算弄片封地,当个国王也不是难事。

                巴莱喜欢把这件事叫做梦想,而不是野心,反正本来必输的局面现在反转了,那真不如用心搏一次。

                “天火先生,您如果能助我去东胜洲游历,我发誓会从商路上回报您,您看这样可以吗?”巴莱试探着问。

                “没问题,我这里有些普通人可以使用的符咒,它们能保你顺利达到前方绿洲,你在绿洲里购买坐骑和驼兽,还可以雇人保护你到达东胜洲。”天火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大把各式符咒给巴莱看。

                巴莱不知道它们的功用,天火就为他一一演示,有辅助高速奔跑的神行符,有释放火焰和爆破功能的爆破符,有释放护体光芒的金刚符,还有隐身功能的隐身符,种类众多、数量不少。

                这些符咒令巴莱眼界大开,更加坚信天火是一名非常厉害的修士。

                天火将符咒和储物袋都交给巴莱,并将它们的用法告诉了巴莱。

                当巴莱听说那个储物袋内有十几尺见方的空间、且装入东西后不增加重量,他兴奋地大吼了好几声,有这种携带物品的宝贝,以后往来于西贺州和东胜洲时可以携带大量的贵重物品,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巴莱认为自己今天绝对是走运了,马上向主祈祷,感谢他伟大的神迹。

                巴莱郑重接过天火给他的一块璇玑分会的令牌,东胜洲各国之间虽然矛盾重重,但是对行商却大多宽容,即使两国交战期间,商人只要没有行谍报之事都不会被对方驱逐和惩戒,所以巴莱有了这块令牌在东胜洲行走起来会方便很多。

                巴莱此刻觉得自己已经武装到牙齿了,如果现在还不敢去东胜洲闯荡一番,简直愧对自己商人的声誉。

                天火写下了璇玑派的地址,嘱咐巴莱有机会可以去璇玑派和他师父、师兄们面谈贸易之事。

                最终双方击掌立盟,相约日后相见。

                巴莱使用了神行符快速向绿洲奔去,天火认为破关的关键在前方,所以两人在此地分道扬镳了。

                “巴莱是测试的一部分吗?太一学府是如何做到让我遇到他的?我救他帮助他对不对呢?看来关于心性的测试没想象中那么简单。”

                天火想起院判大人所说,心性测试与善恶无关,看来自己只要做自己就好了,没必要做一些与自己三观不合的事情,最后的名次由矛峰或学府来评判吧。

                天火到现在只遇到了第一个人,有些速度快的学员已经遇到了两个人了,甚至还有人遇到了无数的人。

                他们在不同的场景,或者说世界里面对着各种突发情况,大多数人可以坚守本心,用自己认为对的、最想去做的方式应对困难,可也有一些心理阴暗或过于耿直的人在这个测试里过得十分纠结。

                心理阴暗的人努力把自己装扮成不那么穷凶极恶,却发现自己面对的人更加狡猾和凶残;过于耿直的人却处处碰壁,感觉世人皆有阴暗面,根本无法相处,充满了挫败感。

                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人不自觉地开始思考生活、思考人性,有人迷茫无措,有人更加坚定,有人幡然悔悟,有人释放本性。

                四阶段的学员在观众眼中像一群行尸走肉或是一群疯子,大部分人行进的速度很慢,还有些人会走着走着停下来,或纵声大笑,或痛哭流涕,或残害自身,或手舞足蹈。

                绝对部分观众并不清楚山上发生了什么,凭直觉认为四阶段的测试更加凶险,让众多学员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这一阶段相对前三阶段的测试显得平淡,没有太多你追我赶的景象,备受众人瞩目的天火最后一个参加测试,目前已经完成了三分之一的赛程,虽然他的目光呆滞、动作僵硬,但是他的脸上挂着微笑和自信,让人对他多了一点信心。

                龙辇观台之上,药师龙的表情如痴如醉,那表情仿佛是在四阶段的山道上看到了一位绝世美女似的。

                良久,药师龙感叹道:“世间盛传院长大人已经站在大陆之巅了,说他的修为已经到了一道通万道、万道皆归宗的大圆满境界。

                我以前不信,现在终于信了!就凭院长大人能炼制出红尘十丈这种旷世法宝,他的炼器之术已经冠绝大陆了,真不知他不到万年时间如何能融会贯通这么多门知识,而且每项都做到极致。”

                连千雪也感叹道:“我派大乘期老祖在闭生死关前曾说,她准备封印自身两万年,我问老祖为何闭关如此之久。老祖告诉我,一为了延寿避劫,二因为有院长大人在,宋国至少能有两万年太平日子,所以她没必要在世间虚耗寿元。”

                张知旗摇头道:“恐怕不止两万年,我派老祖曾用运用卜天**为院长大人测阳寿,竟然连起三卦,呕血三斗,从此放弃了卜筮之术。”

                宋皇好奇地问:“师兄,院长大人可是我宋国的柱石,你们竟然测了院长大人的寿元,为何不通报朕呢?”

                张知旗叹了口气说:“家中老祖有严令,当日之事的细节绝不能泄露半分。”

                “哦。”宋皇有些失望,以龙虎山在宋国的地位,就是宋皇也不好勉强他说出当时的情景。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流云子捻着胡须念出一句诗来。

                张知旗身子一抖问:“道兄从何处听说此事?”

                流云子耸耸肩道:“大家都是道门正宗,卜筮之道又不是龙虎山一家之绝学,大罗派中自有老祖不惜寿元窥破一线天机。”

                宋皇眼中露出亦喜亦忧的眼神,轻声道:“院长大人长寿,宋国之福呀!”

                流云子跟了一句:“有时长寿也令人头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