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Jrma'></form>
        <bdo id='3AJrma'><sup id='3AJrma'><div id='3AJrma'><bdo id='3AJrma'></bdo></div></sup></bdo>



          • 文艺小说网(www.bbcmaths.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三十三章 疲惫旅途

                列车呼隆隆的开着,我与一众战友望着车外那倒退的风景,不约而同的朝送兵干部说了一声:操!

                为什么要骂街?那是因为这货太尼玛孙子,从新疆坐五天四夜的火车才能到北京,可这孙子为了给国家省钱捞政绩,居然让我们坐硬座。(看啦又看小说)而且我们听说到了北京之后,转乘的那趟开往东北的火车还是尼玛硬座。

                还能在坑一点吗?从祖国最西侧到祖国的最东侧,这总计六天五夜的火车,这孙子就让我们坐硬座一路挺尸着回家?

                其实这孙子怎么想的我们都明白,到了地方人家就拜拜,反正我们回家以后再也不会跟他见面了,就算是要投诉他,我们远隔万里也投诉无门。

                最最关键的是,我们回家以后还有一大堆琐事等着,又要跑民政局、又要跑武装部、派出所的转人事关系,哪有精力跟他扯皮。

                我们此时能做的,也只有感叹世态炎凉了。

                虽然我们心中满是腹诽,可这一切相对比回家的喜悦来说,似乎又显得不那么重要。

                车,呼隆隆的开了一整天,那太阳也好像随着景物的倒退,被一只只铁轮甩向了远方。当我伸着发麻的双腿靠在座位上打盹时,却感觉身下有一阵异动。

                低头一看,我扶着额头笑了。

                “表哥,你干嘛呢?有座位不坐,你往座位底下钻干什么?”

                表哥从座位下探出了个脑袋,一脸悲愤的说:

                “还能干啥?钻你们屁股底下睡觉呗!唉,你说我长这么一双大长腿干嘛,坐在那窝的时间长了,别说打盹,喘气都难受。我真特么服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

                “唉,算了,这两年咱啥罪没遭过?一百个头都磕了,还差这一哆嗦了?忍着点吧,回家了算。”我安慰

                表哥冷哼了一声,嘴里骂了句街后,冲远处坐着的那送兵干部努了努嘴说道:

                “看到那孙子没?刚才这孙子找列车长给自己调换卧铺去了!呵呵,也是他倒霉,调换的时候正巧被老子撞见了。你表哥我啥人,能惯他那毛病?我指着他鼻子给他骂了一顿!临走时我跟他说了,今晚上老子要是看不到他在硬座车厢,明天一见面我就揍他。东子,你要是没睡着的话就帮我盯着点,这孙子今晚上敢去睡卧铺你就告诉我,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他。”

                表哥交代完,身子一缩钻进了座位底下呼呼大睡了起来。

                我转头看看远处那个一杠两星的送兵干部,发现他也正目不转睛的望着我这边,顿时感觉好好笑。

                要说这货也是倒霉催的,本来表哥窝在山里面两年,那心里火大着呢,你这干部可倒好,偏偏赶上送他的时候捞政绩,这不是找着不自在吗?

                得,活逼该,恶人当有恶人磨。既然要勤俭节约着为国家做贡献,那就把他那份也省了吧。

                伸着麻腿,苦巴巴的熬了一个通宵。要说中途我也睡着过两次,可无一例外的,都在入睡不到一个钟头的时候被腿部的酸痛给弄醒。

                揉着腿,嘴里刚咒骂几句,抬头一看却发现送兵干部不见了。我心里当时就咯噔了一下,心说这事儿要坏,一会儿表哥醒了看不着他人,非得找他闹事儿打架不可。

                可我在仔细一看,却笑弯了腰。原来这货昨晚上受不了了,也学着表哥钻进了座位底下,而且貌似他钻的那座位底下不太干劲,搞了一身的脏污之物。

                我正笑着,表哥从座位下面爬了出来,瞪着眼睛四处看了看,发现那货也钻进了座位底下后,这才心满意足的拿着洗漱包去洗脸。

                表哥前脚走,我又累又困的想抽根烟解解乏,便也跟着出了车厢,在吸烟处猛吸着。

                烟抽的很猛,一根烟,不到一分钟就被我抽到了烟蒂。我伸着懒腰把烟头扔到一边后,突然看到外面的黄沙漫漫风景是如此的熟悉,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来时的那一幕。

                想当初表哥指着这片沙漠问过我:东子,你有没有策马奔腾的感觉?

                我记得我当时跟表哥说:策马奔腾的感觉没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的感觉我倒是有。

                想到这一幕,心里发坏的我就跑到洗漱间指着窗外问表哥:

                “哥,你看那片壮观的沙漠,有没有一种策马奔腾的感觉?”

                表哥一边刷着牙,一边往外面看了看,吐了嘴里的水说道:

                “滚犊子,奔腾个屁,奔腾你奶奶个腿!啊不对,你奶是我姥。大爷的,一天天都让这帮瘪犊子玩意给气糊涂了。”

                我厄表哥反应是不是有点大啊?怎么连自己也骂?我坏笑着继续问道:

                “真不想策马飞驰了?”

                表哥被我气乐了,叹着气点上一根烟说道:

                “那会儿真年轻啊,还以为到了部队就如何如何,结果是这个球样子。说真的,我后悔了,人都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我怎么发现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去当兵了呢?”

                见表哥仍然对自己的际遇气愤难平,我本想跟他说:如果你后悔当兵,那说明你这兵就没当明白。

                可我想了想,却感觉这貌似是一句屁话。

                因为部队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我去的第一个月汪排就有人跟我说,部队就是不对!

                而实际上部队也正如汪排说的一样,在这里是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的,际遇不同,收获不同,最终对部队的态度也自然会不同。

                表哥有如此评价,这也都是人之常情

                对着窗外那熟悉的景色唏嘘不已后,我回车厢叫醒了牛鑫跟王胖子,带着他俩与表哥一起去餐车吃饭。

                其实我们在车厢里也是有早餐吃的,这一大清早的去餐车吃饭,主要还是太累了,想点些东西吃,顺便在餐车睡一上午觉。

                可我们一到餐车才发现,满车厢的全是人,找个位置坐下来都费劲,根本就没地方休息。

                可既然来了,总不能走回去吧?干脆找个位置先吃了早饭再说。可谁知这顿在平常不过的早饭,居然还吃出了幺蛾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