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Jrma'></form>
        <bdo id='3AJrma'><sup id='3AJrma'><div id='3AJrma'><bdo id='3AJrma'></bdo></div></sup></bdo>



          • 文艺小说网(www.bbcmaths.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065章 谁敢惹?(下)

                混混们本来就不怕事,看到他这么气势汹汹的,几个同伴也笑眯眯的跟在了后面,准备看一场好戏。(Www.bbcmaths.com)

                虽然在这里不能闹出什么大事来,但待会儿把那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女孩们拖出店里,岂不是照样的能为所欲为?

                才转过弯,男子便看到在两排的包厢门口,有其中一个包厢很特别,两个身材高大的女人,穿着西装皮鞋,那么冷冷的站在门口,身材挺拔得没有一点弯曲。

                他心下一愣,却是提防了起来。

                两个女人这副样子,显然不是善茬,女人在外面走,不是花拳绣腿就是有狠招,他当然要看成是第二种——单凭这个站姿,就晓得人家不好惹。

                下意识的,男子的举止都收敛了一些,气势汹汹的势态也消失了许多。

                他都还没有去推开旁边的一个包厢大门,结果那边两个女子也看到了他,其中一个脸上居然马上就露出了厌恶之色。

                “滚远点!”

                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从女子口中吐了出来。

                男子一愣,旋即才知道她在对自己说话。

                “我?……我草!”

                他一下子就暴怒了,老子刚才被人偷袭了,正是一肚子气呢,你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娘们儿居然敢来惹我?

                男子握紧了酒瓶,就想冲过去让她知道厉害。

                但还没等他有任何的动作,忽然握着酒瓶的手就在后面被人紧紧的握住了。

                紧接着,一个人紧紧的捂住了他的嘴巴,拼命的把他往回拉。

                “阿信!阿信……我们走……快走……”

                不知道是谁制住了自己的男子,正在拼命挣扎,忽然听到有人压低了声音对自己说话。

                听到是自己的兄弟,男子心头一震,倒是没有那么恐慌了,任由两个兄弟把他给拖过了走廊转弯的地方,然后一路拖回了包厢。

                “你们都滚出去!阿昌,别干了,快点起来!”

                进了包厢,一个混混扔出了一叠钱,对着房间里等得无聊的女人们吼道,连同那个已经在包厢里差点就开干的一对,他都没有放过。

                女人们看他这样子,也不敢多说,笑嘻嘻的接了钱转身离开,那个被阿昌压在身下的女人,也是赶紧的穿上衣服,捡起了地上散落的几张大牛,飞一样的跑了。

                “我草!你这什么事啊?老子还没有上垒,你就给我中断了!”阿昌骂骂咧咧的起来穿起了裤子,却望向了被推到了沙发上坐下的男子,“阿信,你刚才不是被人偷袭了吗?怎么?这么快就报仇了?是谁这么大的胆子?他不认识你吧?”

                “闭嘴吧你!”阿信气得没好话,却对刚才对他讲话的一个混混道:“阿平,你说说,什么意思?啊?还有辉仔,你们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阿平端了一杯啤酒,一股脑的喝下,才后怕的道:“老子是在救你好不好?你这个白痴!都不看准是什么人,你就敢提着家伙上去啊?”

                “她们……还能是什么人?”阿信被这么一骂,气势倒是弱了一些,但也没有多在意,“是保镖吧?女保镖又有什么怕的?我就不信她们的主人愿意为了她们狠狠的得罪我!我草!你们又不是没看到,老子没去惹她们,她居然敢莫名其妙的骂我,我不弄死她,我阿信还有面子吗?”

                “面子?哼!”辉仔在一旁笑了,“你要敢去和她们打,我敢保证明天你老豆老.母就得去殡仪馆悼念你了!”

                “有没有那么夸张?”另一个混混倒吸了一口冷气,“她们是九龙城寨的金牌打手?不会啊,九龙城寨没有女的啊!”

                “九龙城寨算什么?出了九龙城寨,他们还敢多么嚣张?”阿平摇了摇头,“你们也是孤陋寡闻了,最近没看娱乐新闻吗?”

                “草,我看娱乐新闻干什么?我还能干大明星啊?”阿信没好气的道,顺手也拿了一瓶啤酒开始喝。

                “难怪你不知道,她们两个我记得,这就是跟在关芝琳身边的女保镖啊!”

                “噗……”

                阿信的啤酒直接便喷了出来。

                “关芝琳!?那……那……”阿信脸上露出了一丝害怕,“那不是她们……有家伙?”

                “废话!全都是有持枪证的!”辉仔点头道,“就算你能打赢她们,难道你还能打得过枪啊?就算你能打得过,你愿意让麒麟安保队的几千人,挨个儿的来拜访你吗?”

                “天,原来是她们!”阿昌此时也插嘴了,“我可是听说了消息的,殷俊亲自告诉过她们,一旦形势不可控制的时候,允许她们不限制的开枪!这些人在内地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啊,能被选来保护关芝琳的,绝对打你右眼不会打到左眼去!”

                “别……别说得那么恐怖好不好?”阿信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他此时也怕了。

                别的富豪的话,即便是他和富豪的保镖们起了冲突,只要事情不大,那也是他们不会为保镖们出头的,大家谁本事大、谁能打赢就赢。

                可要是换了殷俊,换了殷俊最珍爱的关芝琳,要是因此有什么冲突,事情可就难办了。

                殷俊再怎么的低调,遇到有人把关芝琳的保镖给打了,如果他还不出头的话,那不是告诉所有人,他没有任何的保护自己女人,甚至是保护自己,保护自己财富的能力吗?

                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在香江这个地方,你越是退让,越是让人觉得你软弱,从而更加的欺上头。

                如果造成这样的后果,哪怕殷俊有万贯家财,也不够人家吞的。

                所以,只要遇到这样的人,殷俊就算明面上不动作,但私底下肯定是往死里弄,说不定明天就得沉入维多利亚港了!

                阿信正是想到了这种可能,才有些害怕:“我,我又没有对关小姐做什么,我甚至都不知道那个保镖为什么会骂我,我可是冤死了!”

                “你说会不会……”阿平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可能:“会不会刚才的那个女孩子是陪关芝琳来的,而那个女保镖就是刚才打你的人?”

                “不会吧!?”

                阿信此时更害怕了,回想起先前的场面,他说道:“她刚才喊的是嘉慧,不是关小姐……草!草!!”

                都不用别人提醒,阿信忽然醒悟过来,关芝琳的本名不是关嘉慧又是什么?

                “这下子你可是惹到麻烦了!”阿昌有点幸灾乐祸的看着他,“赶紧去找关小姐道歉吧,否则明年今日我们就得在维多利亚港祭拜你了!”

                “我不去!”阿信咬牙的道,“我一口咬定,我是喝多了,把那个女孩子当成了鸡,这就是一个误会!……对!误会!”

                说话之间,阿信一口把手上的啤酒喝完,然后又开了一口,努力的大口喝着,显然是想要制造一种自己已经醉醺醺的假象。

                “砰!”

                忽然的,房门就被人从外面用暴力给踢了开来。

                几个小混混头目也是从市井之中打拼出来的,下意识的以为有人来找茬,立刻倏的站了起来,顺手还在桌上抓了啤酒瓶准备当成武器。

                连通正在喝酒的阿信,也赶紧的呛了两口之后,跳起来握紧了啤酒瓶。

                然而,当他们看到施施然走进来的第一个黑西服女保镖后,不觉倒吸了一口冷气,双手马上高举,“哐当”的啤酒瓶落下声音就相继响起。

                原因很简单,女保镖在看到他们一副拼命的姿态后,闪电般的拔出了一把枪,对准了他们。

                香江现在对于热武器的管制,并不是太严格,但绝对不是他们这群小混混能接触到的,更何况人家有持枪执照,背后又站着殷俊,崩了他们的话,他们的家人都没地方说理去。

                因此几个人赶紧的露出了最无害的状态。

                “可以进来了。”女保镖确定了他们不敢造次之后,又打开了所有的灯光,才对着外面说了一句。

                这时,才是喝得有点脸红的关芝琳,牵着一个女孩子走进了包厢。

                皱眉看了一眼四周,关芝琳对身旁有些怯然的女孩子道,“君君,你看看是谁?”

                阿信心头一震,当女孩子望向他时,他脸上竭力露出一丝笑容:“小姑娘,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我马尿喝多了,所以把你当成……当成这里陪酒的小姐了……我该死,该死!”

                说着,阿信就狠狠的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在了自己脸上。

                他可是真打,三两下之后,脸就迅速的红肿起来。

                叫君君的女孩子看着他狰狞的样子,不觉有点害怕,躲在了关芝琳的身后,“嘉慧,算了吧……”

                “你看他现在可怜,但如果今晚没有兰姐,你知道你会遭遇什么吗?”关芝琳拍了拍她的小手,转脸过来看着阿信,却是有着不符合她年龄的成熟,“我这个人不是不讲道理的,你既然知道不该惹我,那么你就再有诚意一点吧!”

                说完,关芝琳也不再看房间里的人,拉着君君走出了包厢。

                倒是那一个率先走进来的女保镖,一动不动的看着正在自己打脸的阿信。

                阿信只觉得浑身都在发冷。

                他想不到关芝琳居然是这般的表现,完全不是想象中那种傻乎乎的大明星啊!

                但他此时也没有了退路。

                如果他不给关芝琳一个说法,那么关芝琳就会给他一个说法了。

                而只要有点理智的人都会知道,这样的说法绝对是任何人都不愿意接受的。

                想到了此处,阿信一阵苦笑,咬牙又从桌上抓起一个啤酒瓶。

                “蓬!”

                啤酒瓶在阿信的脑袋上砸开了花。

                碎片落下之际,鲜血不断的从他头上流了下来,摇摇晃晃的他,显得很是恐怖。

                女保镖冷冷的瞧了瞧他,没有动。

                阿信此时也爆发了一股子狠劲,伸手再抓啤酒瓶,又是狠狠的一记,敲在了自己头上。

                响声过处,阿信头上的伤势又增添了几分,要靠着扶着桌子才没有倒下,旁边的几个同伴都看得替他有点疼。

                此时,女保镖才收回了眼光,一句话不说的转身走了出去。

                “噗通……”

                巨大的压力消失过后,阿信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在昏迷之前,他内心闪过了一个念头。

                草!

                以后再也不能这么肆无忌惮了,惹到不该惹的人,老子小命迟早要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