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Jrma'></form>
        <bdo id='3AJrma'><sup id='3AJrma'><div id='3AJrma'><bdo id='3AJrma'></bdo></div></sup></bdo>



          • 文艺小说网(www.bbcmaths.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018章 想做电影的两兄弟(下)

                “呵呵,俊少你能这么说出来,想来也是没有打算这么做的吧?”向桦彬却是老道许多,直接便这样问道,“况且我也是听说了,俊少你最讲究仁义,你在局面没有打开之前,都没有如此做,更别说是在如今横行欧美的时候了。(看啦又看♀小说)”

                殷俊吃了一块羊排,颌首道:“我是想向小向先生表达一个意思,在我来说,是不是掌控香江的电影圈,并不重要。我说的这些,其实六叔、邹先生、老雷他们都明白,所以他们从来不会卡我的电影。我自己的希望,其实是希望香江电影越繁荣昌盛越好。要是只有麒麟电影一家,岂不是太孤掌难鸣?”

                “对!”

                向桦彬附和道,“一个好汉还三个帮呢!这不,我们家的老幺,他这一次求着我约俊少您来吃饭,实际上就是想要看看,他有没有进入电影圈的机会……”

                殷俊“诧异”的看着向骅胜,“小向先生也想进入这个名利圈?”

                “是。”

                既然话题说开了,向骅胜也不隐瞒,“我和十一哥对电影都挺感兴趣的,现在香江的电影行情有那么好,我们就想着能不能一起做一家电影公司,像是邵氏,像是嘉禾、新艺城那样。”

                向骅胜没有说和麒麟电影一样,这是他有自知之明。

                除非你跟殷俊一样的是天才,否则这辈子都别想跟上麒麟电影的节奏。

                你看好莱坞就是不相信,结果被殷俊的电影打得一个耳光接一个耳光,差点都让他们怀疑人生了。

                向骅胜是想要做电影,并不是想要做自不量力的人。

                殷俊望向了向骅强,一直严肃着的向骅强,也正色的点了点头:“是的,我们想要做电影公司,希望俊少能给我们指点迷津。”

                少年注意到,向骅强从一开始就叫的“俊少”。

                这个未来永安的掌门人,别看脸上就跟僵硬了一样,但实际上为人处世都很有一套,属于外方内圆的人物。

                相比起来,他的那个幺弟,却是有点清高孤傲的人。

                当然了,留学回来的文人嘛,自然是觉得和香江这群土包子有点格格不入的。

                你看他以后做的电影就晓得,和别的香江电影真的不一样。

                许多时候,殷俊在看那个年代的电影时,基本上片头“永盛”这两个字出来时的期待感,和“嘉禾”出来的期待感,完全是一样的。

                要不是香江的大环境崩溃,要不是恰好那时候向骅胜生病了之后,永盛被向骅强两口子、尤其是程夫人掌控,到了2000年,永盛照样能成为香江第一的电影公司。

                可惜了。

                殷俊看了看如今亲密无间的几兄弟。

                男人在没有女人的时候,都能为兄弟两肋插刀,但一旦结婚生子,想法就会有太多的改变。

                或许以后向骅强并没有夺取弟弟家业的心思,可种种的原因,导致了最后他们还是彻底的把向骅胜的影响力给清除了出去,甚至报废了“永盛”这么一块金字招牌。

                事实上,永盛的衰败,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大家都能看懂的标识。

                那就是张勄的起起落落。

                张勄红火的时间,是1987-1995年这8年的时间。

                8年,张勄一共拍了数十部的电影,平均一年超过了8部。

                但到了1995年之后,张勄忽然的没什么作品了,从红火半边天的超级女星,一下子变成了无人问津的路人女星,实在是让人疑惑。

                前世的殷俊一开始也没有相通,为什么这么一个超级红火的大明星,会忽然了无声息了呢?

                然后等他了解香江的娱乐史了解多了,对向家兄弟的事情知道得多了之后,才总算弄了明白。

                张勄是向骅胜的女朋友,这是铁一样的事实。

                香江哪个女明星,就连雅芝姐姐都有绯闻传出,唯独张勄无论多么红,从来没有报纸和媒体写她的绯闻,原因就在此。

                谁敢去造谣向十三少的女朋友?

                但是张勄的好日子,也就是在向骅胜重病的时候结束了。

                向骅胜也算是有情有义的人,他当时以为自己要挂了,不想让张勄落得凄苦的下场,便和她分了手,给了她一大笔钱,让她离开。

                这个时间点,恰好就是1995年左右。

                而就在向骅胜放下了电影公司的事务,全部由十一哥向骅强夫妇来掌控永盛之后,永盛便以不可阻挡的衰败之势,飞速的下滑了。

                短短几年时间,向骅胜花了10年时间打造出来的电影帝国,就这么轰然倒塌,真的是让人唏嘘不已。

                思绪之中,殷俊说道:“对于香江的电影公司,想来从我刚才的话,你们就能知道,我是期望香江的电影圈能多姿多彩的。如果向先生、小向先生你们能加入进来,认真的做电影,我欢迎都来不及。”

                “那就好。”向骅胜放下了手里的刀叉,望着殷俊道:“俊少,你也知道,一家电影公司的开业,一定要有一个好兆头。我们现在已经差不多找好了人手,准备工作也是已经就绪,唯独差的,便是一个能博出满堂彩的好本子……”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他们请殷俊来的主要目的,也就显现了出来。

                “如果我给了剧本,你们打算怎么做电影?”殷俊不置可否的问道。

                向骅胜道,“我主管全局和负责资金筹集、策划。十一哥具体负责电影的拍摄、剪辑事项。一开始这些最专业的具体事项,自然是交给最专业的人。我研究了一下,如果作为开山大作的话,应该是喜剧片最合适一点。它的制作没有那么困难,而且符合全年龄层的观影喜好,容易取得票房和口碑的双丰收。”

                “当然了,这也看俊少你手里的本子。”向骅强在一旁接嘴道:“如果你给我们一部武侠片,我想找张策或者楚源两位导演来做。如果是功夫喜剧,那么便是洪锦宝或者是袁老先生。如果是单纯的喜剧片,我们打算请王京这个新人来执导。文艺片的话,我觉得严昊导演是一个合适的选择。”

                严昊?

                殷俊听了这个名字,忍不住伸出大拇指,“向先生不愧是在演艺圈摸爬滚打十来年的人,连文艺片的严昊导演也有认识,真是厉害!”

                向骅强听着殷俊的赞扬,不觉心中一喜。

                在香江电影界,殷俊不是成就最大的一个,人家邵老先生才是,几十年的努力,绝对不是殷俊几部电影就能超越的;但殷俊却是现在香江电影界独一无二的大佬,无论是麒麟电影还是他自己,都是旁人无法企及的高峰。

                不仅仅因为殷俊的《生死时速》全球大卖,更因为殷俊手里握有迪斯尼和联艺电影公司两大好莱坞公司,这可是全球都当之无愧的电影界大佬!!

                能让殷俊说他对电影界知之甚详,本身就喜欢电影的向骅强,当然就高兴了。

                他最愿意让人在电影成就上赞扬他,而不是因为他是永安的十一少而敬畏他。

                未来,如果不是无比渴望着能超过幺弟的成就,他也不会厚着脸皮整个儿的吃下永盛电影公司了,而没有他的首肯和帮助,你让程夫人多长几个胆子看看?看她敢吃掉向骅胜的股份不?

                这位严昊,未来说起来或许是默默无名,实际上他却是新浪潮最重要的导演成员之一。

                许安华、徐客、余允亢等一群新浪潮的电影导演,在以后提起严昊的时候,都忍不住是交口称赞,佩服这位导演的功力。

                他总是能在平淡之中,激发出电影故事本身的魅力来。

                用不着什么明星,用不着什么大制作,严昊的电影,就是能让你坐在那里,认认真真的看下去。

                这一点,他和他的父亲有点相像。

                他父亲严庆树,也就是著名的唐人先生,写下的《金陵春.梦》,当真是让人看得不忍释卷。

                本来殷俊都还没有想好要给向家兄弟什么电影,但现在却有了主意。

                “既然向先生都带着二位来了,那么,这个面子我还是要给的。”沉吟之后,殷俊这样说道。

                但是在两人脸上面露喜色之时,殷俊又抬手道:“但是我有几个事情,想要先说一下。”

                “请说!”向骅胜兴奋的道。

                “第一个,我不管永安是多么的庞大和有势力,但是进了电影圈,我希望向先生和小向先生,都能按照正常的规矩来……就像是向先生这么多年规规矩矩的拍电影,从来不用盘外招去为自己争取角色,或者欺负什么人一样。”

                殷俊这么说,其实也是给向骅强面子。

                他虽然是真不会欺负人,不摆架子,不过也利用了自己的家世,为自己争取了好几个角色,但最后还是没有红。

                见到殷俊把自己往好人堆里送,向骅强当然不可能说自己也有利用身份的时候,闻言重重的点头:“俊少你放心,这里面的规矩我知道,只要我在公司,那么它就是正规的,哪个演员、导演说我们仗势欺人,您可以直接来教训我!”

                向桦彬也接话道:“这一点,我也可以保证,我们向家虽然捞偏门,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做这一行。他们两个想要正当做生意,那肯定不会把江湖上的一套带过来。”

                “向先生你们一家的信用,我还是能信得过的。”少年颌首一笑,“那么第二个,如果两位做电影公司,我希望大家能坐在一起,共同维护香江的电影圈繁荣,不要让那些粗编烂造的电影大行其市,不要让社团控制的那些电影公司来捣乱市场,共同的抵制这些破坏香江电影的行为。”

                “好!”

                向骅胜爽快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他本来就是想要干一番大事业的人,对于这些偷奸耍滑的电影人,也是没有任何的好感。

                至于说其它的社团,永安怕过谁?

                更别说殷俊的麒麟安保队比永安还要横,哪个社团敢正面和殷俊对上?

                充其量永安就只是一个跟随者而已,也得罪不了什么人。

                殷俊笑了起来,举起了装着清水的杯子:“既然这样,那我在这里就预祝两位向先生前程似锦,鹏程万里了!”

                “谢谢俊少!”

                三个向家兄弟齐齐的一笑,心中也开朗了起来。

                有了殷俊的帮忙,这个事儿就成了一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