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Jrma'></form>
        <bdo id='3AJrma'><sup id='3AJrma'><div id='3AJrma'><bdo id='3AJrma'></bdo></div></sup></bdo>



          • 文艺小说网(www.bbcmaths.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七十九章 妙到毫颠!

                半个小时之后,赵经理哭丧着打电话跟康新园报告,已经用今天开盘价的105%,收购了接近9.2%的股份。(wWw.bbcmaths.com)

                他觉得这笔生意买得太亏了,在胜负已分的时候,居然还要被迫购买9.2%的股份,自己太软弱了,被迫着给总部打电话,逼得康总只能是妥协,使得让公司和委托方都损失了不少,这可是很大的过失。

                但赵经理不知道的是,等到这边康新园挂了电话,旁边的一群职员,包括常胜在内,忍不住都大吼大叫了起来。

                “太漂亮了!”

                “俊少,你真是天才啊!你为什么不来证券公司工作啊?”

                “依照您的手法,绝对没有几个人是你的对手啊!”

                “……”

                一群人兴奋之余,又对旁边站着的殷俊是一阵吹捧。

                连带着常胜,也是用无比敬仰的目光看向殷俊。

                他从来没有想到,在今天这种恶劣的环境之下,殷俊居然是这样的一下子扭转了局面!

                如果说殷俊只是靠砸钱来获得胜利,常胜肯定不会怎么佩服他——用钱砸,谁不会啊?

                关键在于,殷俊根本就不是砸钱获得的胜利!

                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常胜觉得自己仿佛是在做梦一般。

                刚才开盘之前,殷俊是在砸钱,拼命的在机构投资者和创始者股东那里买股票,用差不多220%的价格,收购股票。

                而且在开盘的时候,殷俊也同样的命令交易员不停的收购股票,让证券公司也高价收购股票,并且还有30%这样的利润加成。

                按照这个情况,即使是殷俊最后收购了51%的股份,最少也是要花3亿左右的价格!

                在今天开盘之前,九龙巴士的市值是多少?

                差不多刚刚好4亿!

                51%的股份就花了殷俊3亿,真是没钱还穷大方——大家可是知道的,殷俊的钱,基本上都来源于他在自家的香江商业银行的贷款。

                然而,等到盘外收购了8.2%的九龙巴士股票、盘内收购了7.78%的股票、股票在交易所的价格也疯狂的涨了30%之后,就在常胜他们以为殷俊还会疯狂的收股票之时,忽然殷俊就下了一道命令。

                “停止所有的外盘收购。”少年这样大声的道。

                “啊?”职员们以为自己听错了。

                “停止所有的联系。”殷俊举起手,向下压道:“暂且停止动作,不要再谈购买了。”

                这下子大家听懂了,看了看常胜和康新园,看到他们没有什么命令,职员们赶紧的都糊弄了电话里对方几句话,就挂了电话。

                电话声音消失之后,房间变得很安静。

                殷俊这才拿起了旁边的一部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邱伯……等到九龙巴士的股票下跌到10%以下,就可以慢慢的扫货了……嗯,让他们不要心急,也不要露出破绽来,有多少我要多少……好……”

                听到殷俊这么说,大家都面面相窥,不知道这位有天才之称的少年,到底在发什么疯。

                现在股票被你炒到了这么高,你还叫人在九龙巴士股票下跌到10%以后再扫货,你疯了吗?

                常胜嘴巴动了动,看了看康新园。

                康新园也是有些想不通,直接问道:“俊少,你这是……”

                “我们收获胜利果实的时候到了。”殷俊淡淡的一笑,转向了常胜,“常经理,麻烦你给在交易所的证券部职员打个电话,就告诉他说,我们只收购五分钟的股票了,让他们要卖的赶紧!”

                “为什么?”常胜也忍不住的问道。

                “因为我要让他们紧张起来。”殷俊道,“让他们以为,我们已经收购得差不多了!”

                “可是……加上之前的,我们才收购了24.9%的股票啊,连预定的一半都不到……那些股票交易员怎么会相信呢?”常胜问道。

                “我不要他们相信,我要的是雷觉昆和何亭锡相信。”殷俊道,“我们已经出手了这么久,他们都没有全力相搏,这里面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他们的钱不够,第二是他们没有那个决心。这两个原因的哪一个,都已经注定了今天他们会失败。

                我为什么之前要那么疯狂的收购机构投资者和创始者家族手里的九龙巴士股票?我就是要让他们自己放风出去,或者是让雷觉昆和何亭锡打听到,我们在如此疯狂的收购股票。你们说,在知道这么疯狂的行径之后,我们忽然宣布只收购5分钟的股票了,雷觉昆和何亭锡会怎么想?”

                “懂了!”康新园一拍巴掌,“他们肯定是以为,我们在机构投资者和创始者家族手上,收购了足够多的股份,再加上交易所收购的那部分,已经差不多到了临界线,所以才来一个最后的冲刺!”

                “对!”

                殷俊点点头,“只要这个电话打进去,不仅仅雷觉昆和何亭锡会这么想,那些久经沙场的交易员也会这么想。他们手里已经收集了太多20%、30%涨幅的九龙巴士股票了,而且我们是用再涨幅30%的价格去收购的。他们肯定担心,如果我们收购完毕了,那他们手里的高价股票不但不是赚钱的好工具,反而是让他们巨额亏损的祸事!就算有很多人暂时能稳住,但只要有一两个沉不住气的去卖了股票,肯定会造成雪崩效应,从而一窝蜂的售卖他们的股票。”

                “可这样的话,也没办法收购我们想要得到的份额啊!5分钟,怎么可能交易得过来?”常胜问道,“如果5分钟之后,我们还继续收购,岂不是让他们看穿了吗?”

                “不会的。”

                殷俊摇了摇头,“常经理你先打电话,记住,语气稍微兴奋一点。……另外各位,办公室任何的工作电话都不要接。”

                “好!”

                听到殷俊的这么一番解释,常胜虽然不能完全理解,但他也知道殷俊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了,不是在胡乱下命令。

                打完了电话过来,常胜就和一群已经停止了工作,任凭电话铃声响也不去接的职员们,眼巴巴的望向了殷俊,希望得到他的解释。

                “我们只收5分钟,还不会让他们有多么的焦急,甚至于雷觉昆和何亭锡也不会怎么绝望。”殷俊笑着道,“但是,等到3分钟之后,常经理你再去打一个电话,就说我们已经收购了51%股份,顺利达成目标,停止收购股份,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样呢?”

                常胜瞠目结舌。

                康新园瞠目结舌。

                一群证券投资部的人更是瞠目结舌。

                然后大家都齐齐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家伙!

                殷俊真是太狠了!

                5分钟本来大家觉得是一个紧箍咒,已经很紧迫的了。

                如果再在5分钟的时间期限之前,就提前说不收购股票了,你说剩下的交易员会怎么处理手上的天量单子?

                肯定是一窝蜂的出货,然后造成九龙巴士的股票狂跌啊!

                几百万、上千万股的单子压上去,谁一下子有能力吃得下?

                “不对,万一雷觉昆他们就看准机会吃了呢?那不是就弄巧成拙了?”一个职员忽然举手问道。

                都不用殷俊答复他,这边的常胜就直接回答道:“不会!雷觉昆和何亭锡肯定不会再收单子了!雷觉昆和何亭锡肯定也会注意其他的机构投资者的,一开始我们在外盘疯狂收购股份的消息,肯定已经被他们知道了。看到我们这么疯狂的收购,正常人肯定会觉得,我们已经收购了足够多的股票,所以才放弃了继续收购!51%啊!我们已经过半的占据绝对优势了,他们收购得再多,又有什么用?

                刚才殷先生已经分析得很妥当了,5分钟改成3分钟,这么短的时间里面,他们根本来不及时间反应。而且就算他们去打电话给那些机构投资者,机构投资者们也会告诉他们,现在香江商业银行连电话都不接了,很显然是我们已经收购完了啊!在这个时候,他们怎么可能去高价收购别人手上的股票?别人也不可能会贱卖给他们吧?”

                “还有,俊少不是给朋友打了电话吗?让他们在股票下跌10%就慢慢收货。等雷觉昆他们反应过来,我们也早就达成目标了。”康新园接着解释道,“整个九龙巴士的股票情况,现在已经非常复杂了,雷觉昆和何亭锡他们起码要半天时间,才能完全弄明白。”

                “最妙的是,俊少委托的第三方,根本和我们无关,他们吸纳股票到一定数目之前,根本就不会有人察觉,就算有人知道,也不过是以为他们想要逢低吸纳!”常胜说话的时候,眼睛越来越亮,“等到我打了电话过去,市场上的单子肯定多得吓人,就算收购个5%、10%,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发现的!”

                “常经理。”殷俊笑了笑,“可以打电话了。”

                “好!”

                常胜兴奋的再次拨出了电话。

                这一次和刚才的忐忑不同,他是真的兴奋了起来。

                殷俊这么连环计之下,拿下九龙巴士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

                如此精妙得妙到毫颠的计谋,简直就会载入香江股票交易的史册!

                而他作为一个实际上的经历者,以后几十年都能拿来当作自己的吹嘘资本——虽然他不喜欢吹嘘,但亲历其中的快乐,也可以一遍又一遍的说给亲朋好友听的。

                大家和常胜是一样的想法,甚至有人决定了,只要待会儿出了这个房间,就会和自己的同事、亲朋好友吹嘘,自己是怎么经历了这么一场妙到毫颠的收购过程的。

                “只不过,这些交易员手上的股票,我们就真的不收了?”欢欣之中,康新园倒是这么问了一句。

                “当然要收。”殷俊点头道,“我想,要不了几分钟,那边就会打电话过来……那**易员,可不会放过我们的人的……他们要敢不打电话,今天都出不了交易所的门。”

                “呵呵。”众人笑了起来,想起了在交易所的几个同事的狼狈,大家都有些好笑。

                “但是这个价格,肯定不能按照收购价格的130%了吧?”常胜道。

                “不仅不给他们涨价,还要降价。”殷俊道,“刚才我们收购的,最高也就是在25%上下,现在剩下的,大部分都是在30%涨幅的。做买卖,怎么可能只有赚钱没有亏钱的?既然入了场,那么就要考虑为了自己的贪心负责。”

                顿了顿,殷俊道,“待会儿打电话的时候,康总你来接电话,然后我们这边就做出一副欢声庆祝的样子来,想来他们也能听到。然后你先不能答应,挂掉说找我商量一下,就这么晾他们一会儿。这样的氛围,再加上时间的煎熬,就会更加促使他们快些做出决定。即使是亏本一些,也肯定是要卖掉的。”

                “好!”

                康新园忍不住再次的赞叹了起来,“俊少啊,你如有时间,一定要多来我们证券投资部走一走,你简直是个天才!一个无所不能的天才!!”

                康新园之前只佩服殷俊的编剧能力和眼光。

                现在他知道了,人家玩证券也是顺手拈来,根本不费一点功夫,就能把所有人都耍得团团转。

                要不是知道这是殷俊第一次自己主持操盘工作,康新园还以为自己面前站着的是冯景喜这样的老手!

                他现在终于是明白了过来,世界上果然是有那种生而知之的天才!

                这个天才,如今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片刻之后,果然常胜桌前的电话就响起了铃声。

                康新园抬手示意大家装作欢笑庆祝的样子之后,才接起了电话……

                ……

                从思绪中回转过来,常胜看到大家正在开了香槟庆祝,并且约好了待会儿下班之后,去福临门吃饭的时候,怎么大醉一场,庆祝一番!

                连康新园也止不住的兴奋之情,可只有殷俊,站在了角落的地方,心平气和的打着电话。

                从这边看过去,殷俊一点兴奋的表情都没有,好像得到这样的成功,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常胜真的有些想不明白。

                任何一个人能做到殷俊今天这一步,不,哪怕就是只有今天这一次的成功,也是值得一辈子骄傲的了,怎么他好像还很不知足,觉得做了一点小事儿一样?

                这时候,康新园走到了他的身边,“怎么样?是不是觉得俊少太镇定得过分了?”

                “嗯,这样完全不像是人类的情绪表现啊。”常胜叹气道,“我觉得他好歹也得大笑几声吧?就那么微笑的面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不能满意呢!”

                “你不用多琢磨了,他就是这样子的。”康新园道,“前段时间长江实业吞下了和记黄埔,他手里的股票价格一口气涨价了1亿多,我也没看到他有什么高兴。只能说啊,这个人,天生就是一颗大心脏,这些事情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什么事儿!”

                常胜点了点头,也只有这么可以解释殷俊的举动表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