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AJrma'></form>
        <bdo id='3AJrma'><sup id='3AJrma'><div id='3AJrma'><bdo id='3AJrma'></bdo></div></sup></bdo>



          • 文艺小说网(www.bbcmaths.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六十章 暗潮涌动

                最先跳出来的就是和记黄埔副董事长兼总裁韦理。(看啦又看手机版m.bbcmaths.com)

                他直接在电视面前控诉整个汇丰银行,“我们管理层什么都不知道!你相信吗?一个公司的管理层,直到自己的公司被卖了,都不知道!没有任何人通知我们,这是对我们的非常不尊重!”

                韦理确实也非常憋屈,原本他在和记黄埔作威作福的,就相当于皇帝一样,这忽然的和记黄埔就被一个华国人买了,而且没有任何人给他讲,让他有种被抛弃的感觉。

                说白了,他在和记黄埔的一些漏洞,都没时间来填平!

                但韦理不愧是对和记黄埔最了解的人,他说完了埋怨之后,就开始直接冒干货了:“我不明白汇丰银行为什么这么做!我们和记黄埔的总资产至少是62亿港币,而长江实业集团的市值才多少?7亿都不到!他们凭什么来收购我们这么一家大公司?这不是开玩笑吗?

                更可怕的是,和记黄埔的股票市场价格明明是十多块,而且真实价格应该是14块以上,李超人就用7.1一股便买了9000万股,这相当于打半价来购买啊!为什么汇丰银行会这么做?他们这样贱卖自己的资产,难道是和长江实业集团有什么暗地里的交易吗?”

                韦理在香江本来就是有头有脸的人,人家不但是和记黄埔大班,而且还是澳大利亚人,这显然在身份地位上就比华人高出一筹,属于这个时候的上等人了。

                再加上报纸和电视台也不怕挑事,直接把这些话给刊登报道了出来,自然而然就引起了轩然大波。

                最关键的是,

                韦理的埋怨根本不是泼妇骂街,人家是有真凭实据的。

                长江实业和汇丰银行签订的购买合同,也骗不了人。

                实际上就是李超人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几乎是净赚了6.4亿港币啊!几乎相当于他长江实业集团的整个市值了!

                甚至有心人还披露了汇丰银行和长江实业的合同详情,一个整整60多亿港币的超级大公司的22.4%的股份,李超人不但买的时候是半价,而且这9000万股的和记黄埔股票,他只要给予整个价值的20%作为先期付款,就可以得到!其余的款项,可以分三年来付清!

                这是什么概念?

                李超人只用给8400万左右的港币,就相当于吞下了价值60多亿的和记黄埔啊!!

                如此让人瞠目结舌的生意,就发生在自己的眼前,能不令人疯狂吗?

                直接的第一反应,就出现在了第二天故事的早盘上。

                长江实业集团公司的股票价格本来是6.8元左右的,26号星期三一开盘,立刻就一路飙升,直接暴涨13%,到了下午收盘的时候,已经暴涨了50%!

                也就是说,一天下来,长江实业集团的价值就升了一半!

                但任何一个财经专家们,都坚决的认为,这根本不是长江实业集团的股票最高价值,有了这么大一笔的蛇吞象生意,长江实业集团的真实市值,起码也该是20亿港币上下。

                现在的价格,还差得远了!

                在这样疯狂的预期之下,星期四一天,长江实业集团的股票再次暴涨,以超过30%的价格收盘。

                看到这种情况,长江实业集团赶紧的向港交所发出了申请,因为股票波动幅度太大,暂停交易。

                这就让无数没有买到它的股民为之叹惋,我怎么没有早点看到它有发展前途呢?

                股民们的疯狂,只是浮在表面上的表象而已,事实上,藏在地底下的波澜,却早已是汹涌澎湃。

                比如说殷俊就应邀来到了中环渣打街的一个高级酒店的房间里面。

                等在房间里面的,是一个有着典型英伦三岛相貌的秃头中年人。

                “殷先生,请坐。”中年人笑着抬手道,他此时正在抽雪茄,也没有站起来,“早就听说你是一位编剧行业的天才,只是没有时间和你见面,如今真是幸会!”

                “博特斯先生客气了。”殷俊道,“我能见到你这位太古集团的大班,才是幸会。”

                面前的中年人,就是香江四大洋行之一太古洋行的大班博特斯——大班是香江人对外国洋行总经理或者总裁的称呼。

                他跟殷俊也没有废话,“殷先生,我没想到你在证券投资方面也有这么多的心得。这一次你购买的长江实业股票,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了吧?真是恭喜你了!”

                “只是侥幸而已。”殷俊笑道,“我来香江什么也不懂,但去年5月份就看到李超人那么高调的连续推出了中环和金钟的地铁上盖物业,我又查了一下,觉得李超人的公司估值偏低,盘子又不大,所以才冒险入了一批,没想到现在却有这么丰厚的回报,实在是意料之外的惊喜。”

                “是啊,它真是给了很多人一个惊喜。”博特斯点了点头:“不知道赚了这么多之后,殷先生有没有出手的意思呢?价钱方面,我们太古洋行不会让你失望的!”

                殷俊的眼睛一动。

                这位太古洋行的大班在这个时间段,约殷俊出来商谈事情,殷俊随便一想就知道他的来意了。

                如今看他这么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看得出来,他们应该是想要针对李超人行动了。

                幸好殷俊购买长江实业的股份非常小心谨慎,一方面是去年就投资购买了,另一方面在去年年底买入增持到了14.6%这个份额之后,殷俊就停下了脚步,整整9个月都没有行动过。

                因此就算是有人在证券公司调查了情况,也不会把殷俊的行为认为是提前得到了消息,只会当成是殷俊一次非常巧妙和幸运的投资。

                “我买股票就是为了赚钱,现在为止,我手里的长江实业股份已经升值到了2亿港币。”殷俊笑着道,“但我对它的以后仍旧是非常的看好,看到到或许博特斯先生你无法想象的地步。”

                博特斯抽烟的动作一顿,他以为殷俊是想要坐地起价,心中冷哼了一声的他,笑着回应道:“任何商品都有一个价格,殷先生你说吧,想要多少!”

                “我觉得长江实业集团意外的拿到了和记黄埔公司的控制权之后,就是插上了直飞云霄的翅膀,从此就能在九霄翱翔。”殷俊侃侃而谈道:“再加上现在香江发展很快,人们的生活富裕起来了,对于房地产的需求非常的旺盛,李超人在这方面又有非常好的成就。如果他能把和记黄埔手里的众多土地储备拿来修建房子,那三五年之内成为香江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公司,也是指日可待!”

                博特斯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他当然知道,殷俊说的不是胡乱推测的,甚至这些就是他们这些英资洋行所担心的。

                和记黄埔手里的土地资产可是非常丰厚的,不说别的,黄埔船坞的旧址就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地块儿,和他们太古集团的太古船坞都差不多的庞大!

                现在这两年香江的地价不断的飞快上涨,按照现在的上涨速度,说得夸张一点,三五年之后低价翻倍也不是不可能。

                一旦让长实集团利用好了这些地皮,那可真的是如虎添翼!

                一旦李超人一飞冲天了,对于他们在香江利益的维护,将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为了控制打压李超人,他们愿意付出巨大的代价,所以才准备重金收购殷俊手里的长江实业的股份。

                可是没想到,殷俊一上来就把长江实业以后的发展分析得清清楚楚,让博特斯知道,自己这一次想要以稍微合理的价格收购他手里的长江实业股票,是绝对不可能了。

                深吸了一口气,博特斯道:“殷先生,我们都是爽快人,你就说吧,你手里的股票,按照什么价格愿意出手?”

                “我认为长江实业集团以后的市值,应该可以上涨到3000亿港币。”殷俊一本正经的道。

                “什么!?”

                博特斯惊骇得手里的雪茄都掉在了地上,“3000亿!?殷先生,你是在耍我吗?”

                3000亿港币是什么概念?

                人家香江第一的怡和洋行,也不过是400多亿港币的市值和资产,他的太古集团,也不过是200多亿而已。

                3000亿港币甚至足够买下二分之一的汇丰银行了!

                而汇丰银行是什么银行?

                在英国都能排到前五的超级大银行啊!

                你一个区区的初出茅庐的华人地产公司,就敢估价到3000亿港币,这不是耍人是什么?

                殷俊心中不屑的笑了一声,所以说英国人也就是声厉内荏的家伙,我说3000亿你就吓着了,我要告诉你,人家长实集团三十年之后就会达到10000亿港币的市值,是三千亿的三倍还多,你不得吓死啊?

                思绪一晃而过。

                少年正色的道:“我从来不开玩笑,博特斯先生。我看重的是他们十年甚至二十年之后的发展,说的当然也是那个时候的价格。我不缺钱,我也才17岁,二十年之后才37岁,当然能享受到长实集团带来的成功果实。”

                看到殷俊绝对一本正经的样子,博特斯当然也看得出来,他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的看好长实集团。

                博特斯的脸上也就露出了尴尬的神情。

                他能成为太古大班,当然也是聪明人。

                殷俊的话语中表达了两个意思。

                第一,我非常非常看好长实集团。

                第二,我非常年轻,可以等到十年、二十年再来看股票的价值。

                再加上博特斯知道的第三点,殷俊本来就非常有钱,又非常自律,足够他生活开销了。

                在这样的前提下,除非是博特斯给出一个天价,否则殷俊不可能考虑卖出长实集团的股票。

                至于这个天价是多少?

                100亿?

                甚至200亿?!

                如果真的出到这个价格,博特斯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香江除了四大洋行之外,还有哪个公司能价值100亿港币以上的?

                以这个价码来估算殷俊手里的长实集团股份,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他能答应,怡和的纽璧坚也不可能会答应,交易同样也不能成立。